极速时时彩app下载|极速时时彩不能破解吗|

审讯

发布日期:2018-01-09 浏览次数:777

我拉开椅子,坐下来,摆好笔记本,打开录音笔,打量着眼前的男人。

男人普普通通,眉眼不安地低垂着,头发有些油腻了,顺服地趴在脑门上,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,实在很难让人相信他是残忍杀害了自己妻子的?#36164;鄭?#20182;在深夜用榔头敲碎了妻子的脑壳,然后用斧头把尸体剁成了碎肉块,装进袋子后放进冰箱里面。经验?#31995;?#30340;刑警看到尸体后都会忍不住吐出来,街坊邻居谁都不会想到这个男?#21496;?#28982;可以如此狠毒。可是人性的黑暗,有谁说得彻底呢?

白炽的灯光冷冷地拍在男人脸上,似是要把所有的阴暗心思都照得无处遁形。

“你为什么要杀害你的妻子?”

男人飞快地抬起头瞟了我一眼,又飞快地埋下头去,那一?#24067;洌?#25105;看见了他眼中的不可置信和震惊。他低着头,整个人缩在阴影里,手指无意识地搓着衣角,舌头舔了舔干裂的嘴唇,嗫嚅了一会儿,他开口了:“您说,她死了吗?”干巴巴的一句话好像从嗓子里挤出来一样,带着一丝试探的意味,还有隐藏得很深的厌恶和骨子里透出的畏畏缩缩。

我意味?#24187;?#22320;看了他一眼。

“是的,她死了。”

听到肯定的回答,男人紧绷的身体一下子放松了,好像什么令人恐怖的事物永远消失了一般,下?#24187;耄?#20223;佛伴随着刷的一声记忆清零的声音,他的表情?#24067;?#21464;成一片空白迷茫的神色,然后蓦地涌起一?#26432;?#25114;,一滴眼泪就?#25970;賜回?#22320;掉了出来。整个表情的变化不会超过?#24187;?#38047;,但是我看得很清楚。我还注意到,他放在腿?#31995;?#25163;在同一时刻绷紧了,粗大的骨节?#26151;?#22320;刺出狰狞的形状,烟黄的指甲深深地陷在皮肉里,好像不知道疼痛一般。

我皱了下眉。这个男人,?#24509;?#24120;。

他的厌恶不难理解。男人是个老实得有点窝?#19994;?#20154;,当初他以上门女婿的身份与妻子结婚,婚后一直由妻子掌握着家里的?#26222;?#22823;权。他们并不是因为爱情走到一起的,妻子对他很厌恶,从来没有给过他一个?#26151;成?#36824;常常讥讽他就是一条没用的狗,“窝囊废”,对他拳打脚踢,而且那个女人风流成性,在婚后并没有收敛,反而越发明?#31354;?#32966;起来,花着他赚来的钱在外面?#21019;?#37326;男人。矛盾一天天累积,终于在一个夜晚完全爆发,十几年的愤怒和耻辱驱使他将手下毫无抵抗力的女人剁成了碎泥。

可是悲痛呢?人会对一个 “怨恨”的人的死亡有悲痛的?#20174;?#21527;?如果说是?#25226;?#25216;”,不,若是演戏,他不可能骗过我。难道说,他?#21069;?#30528;那个女人的?我在心里冷笑一声。

眼前的男人此时陷入了一种巨大的悲痛中无法?#22253;危?#25105;毫不怀疑他可能下?#24187;?#23601;会自杀去陪那个死去的女人。所以我提高了声音。

“你为什么要杀害你的妻子?”

他一无所觉,眼睛直直地看着我的背后,却没有焦距,白日里突地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,他像是一具失去灵魂的尸体。

我不?#22836;?#22320;重复第三遍。

他终于有了?#20174;Γ?#19968;点一点的,像是一个久被搁置荒?#31995;?#26426;器一点一点运作起来,那种诡异的?#22253;?#30340;安静渐渐像一个壳子瓦解掉,死亡的腐烂的气息仍在周围萦绕着。我厌恶这种东西。

“我没有杀她,我怎么可能会杀她呢?”他的身体猛然往前倾,语气急?#26657;?#20687;是拼命想得到我的认同,“我…我?#25970;礎敲礎?#29233;她。”最后的两个字声音极小,像是一个不敢说出来的丑陋的肮脏的淫秽的词语,可是他却一遍又一遍地小声重复着:“我爱她呀,我爱她呀……。”

他的眼珠被泪水泡的仿佛肿胀了起来,凸出得可怕。

“你爱她?她?#25970;?#23545;你,是个男人都忍受不了,你爱她什么?”我问他。

“她很好的,她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女人了。”他陷入久远的回忆?#26657;成下?#20986;甜蜜的神色,语气轻柔地像是在呵护着什么易碎的珍贵的宝物。

“那个时候……我?#35805;?#19978;……一个很强壮的男生……他打我……还有很多男生……他们都打我……把我逼在角落里……踢我……还说一些……一些很难听的话……然后,她出现了,像一个天使一样,她救了我。”他的?#22870;?#25346;着一丝柔和的微笑,竟让他看起来有一些天真单纯的意味,他认真地看着我说:“她是世界上对我最好的女人了。”

“可是她死了。”

他?#25104;系男?#23481;被一句话带来的龙卷风绞杀地干干净净。

“是你杀了她。”

“我没有!我没有!不是我!”他疯狂地大哭起来,歇斯底里,施虐般地拉扯着自己的头发,?#35272;?#22320;把脸埋在手臂里。

这是一个失去了尊?#31995;?#21487;怜的?#24515;?#30007;人。

“啊-----”一声尖锐的叫喊从身体内部?#24597;业?#36867;出,一个灵魂破碎了。

他破碎了,从身体内部,一寸寸地裂掉了,像个无法再?#21019;?#36215;来的被撕裂的布娃娃,眼珠掉了出来,嘴里发着嘶嘶的跑调的曲子,胳膊被扭断了,肚子被挖空了……

尖叫戛然而止,像是猝不及防的死亡。

不祥的沉默。

我稳操胜券。

“我没有杀她。”男人低垂着头,皮肤松松垮垮地堆积在脸上,泛着死白的光,他的眼神躲躲闪闪,最终藏在长长的油腻的头发下面,“杀死她的人不是我。”他吞吞吐吐地说出这句话。

目的达到了。

“那谁是?#36164;鄭俊?#25105;漫不经心地询?#39318;擰?

“他的情夫。”

“你的意思是,她带了情夫回家,然后在晚上她的情夫杀死了她?”

“对,就是这样。”

“你目?#26151;?#25972;个杀人过程?说说看。”我挑了挑眉,?#24613;?#20174;他的叙述中?#19994;?#30683;盾之处。

“我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深夜里去她的房间……我意识清醒的时候就已经站在房间里了,我看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扬起斧头,一下又一下,利刃剁在皮肉里的钝钝的声音像支?#28866;?#30340;歌,鲜红的血液溅在他脸上,然后他发现我了,他看着我笑,还说:‘乖,回去睡觉。’然后我就回房睡觉了。”

“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?他为什么没有杀死你?”

“因为他跟我一样,厌恶那个女人。”眼前的男人抬起头,低低地笑了起来,眼睛兴奋地红了,野兽一般死死地盯着我,“你也讨厌她是不是,那个女人,水性杨花,她该死!”

“你看见了那个男人行凶,为什么不报警?”

“我为什么要报警?我希望她死啊。她死?#21496;禿昧耍?#24744;也是这么想的对不对?”他看着我,眼睛里充满着炽热的崇拜和仰慕。我嗤笑一声,不屑地撇了撇嘴。

“你刚才不是?#30340;?#29233;她吗?你不是说她是世界上对你最好的女人吗?”?#39029;?#31505;着,眼光里带着恶意的戏谑和玩弄。

?#23433;?#26159;我!是那个蠢货!他真以为那个贱女人?#31508;笔?#21435;帮他的?他根本什么都不知道!”男人嫌恶地吐了一口口水,眼睛里闪着恶毒的光。

“哦?”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。

“那个女人,早就知道那个蠢货一直在仰慕着她,那些总是打他的人也是她示意的,不过想演出一副英雄?#35753;?#30340;好?#20223;耄?#20139;受着别人的追随满足她的虚荣心罢了。那个蠢货,明知道真相,却不肯接受,要不然也不会……”

“呵,她最看不起的不就是那个蠢货吗?最后还不是和他结婚了,她以为自己是个什?#26149;没酢!?#30007;人脸上疯狂和悲哀的神色奇异地扭曲着,面部肌肉不住地抽搐。

“事发当晚,你一直和你的妻子待在一起。你的储物间里放着一把?#24863;?#30340;斧头,是你在城西买的,上面有你的指纹和你妻子的血迹。你就是?#36164;幀!?

“你会马上被?#20889;?#27515;刑,然后下去陪她。”我不怀好意地挑眉看他,舔了一下嘴唇,勾起嘴角无声地笑了两下,凑到他耳边,一字一句地说,“她做鬼,也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“我不是?#36164;鄭?#25105;不是?#36164;幀!?#30007;人像是被一只手扼住了脖子,湿冷的汗水从他浮肿的脸上滑落,身体像筛糠似地颤抖着,男人又开?#25380;?#29378;地搓起衣角来,他不安地摇头,涕泗交流,嘴里不停地否认着:?#23433;?#26159;我,不是我,不是我……”仿佛这样就可以自欺欺人似的。

?#26263;?#28982;不是你!是我!”我走过去狠狠踢了他一脚,“我教了你多少次了,怎么还是这么没用?一点质疑就让你自?#33402;?#33050;。”我用施舍的嘲弄的眼光看着眼前瑟缩在一团的男人,他?#22253;?#28014;肿的脸像是在水?#20449;?#20102;几天几夜一般,“以你的胆子,怎么可能敢下手?”男人的脸由于羞愤慢慢地涨红,眼中?#21767;?#28176;开始闪动着狂热,这种眼神我再熟悉不过了,这几年来他一直这样请求?#30097;?#27515;他的妻子。如果是条狗的话,他的尾巴早就摇起来了。他总是?#25970;?#25062;弱无能,明明对那个女人厌恶到极点,却还是逆来顺受,不敢下手,只会在我面前骂骂咧咧,然后跪在我脚边求我,还有那个蠢货,一直妨碍着我的计划,不过总算是消失了……

“回家把证据处理干净,知道了吗?”男人露出谄媚的笑容,我的胃部翻腾起?#24509;?#24694;心,还是找个机会把这个懦弱愚蠢的灵魂掐死吧,可不能让他坏了事儿。

咖啡店里,明晃晃的玻璃上印出一个颓?#31995;鬧心?#30007;人的险恶的笑容,却仍是低眉顺眼的姿态,说不出的违和。他的对面,空无一人。

极速时时彩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