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时时彩app下载|极速时时彩不能破解吗|

偷天

发布日期:2018-01-09 浏览次数:5265

【壹】

姜是在春分那天来到峨眉山的。

那是一个清晨,姜自晨曦中飞来,落到我栖身的大树上,然后高声地鸣叫起来。

随着她的叫声,满山的生灵都醒了过来,他们应和着她,此起彼伏地叫道:“大早?#31995;?#30606;叫唤什么?!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!啊?”

姜不理他们,她只是低头看见了我,然后拿翅膀同我打了个招呼,?#23454;潰骸?#30333;猴子,这里是峨眉山吗?”

姜是只巨大的肥鸟,打招呼时没控制?#26151;?#36947;,一翅膀给?#30097;?#30340;从树上滚了下去。

我爬起来,捂着脸认真地说道:“请你尊重我一下,我叫阿袁,是只高贵的?#33258;常?#19981;是低贱的猴子。”

“哦。”姜冷笑着,抬起翅膀就又给了我一个巴掌,把我打得在地上滚了两滚,然后一爪子踏在我胸口上,冷声?#23454;潰骸?#36824;要什么尊严吗?”

?#23433;?#35201;了不要了……”

姜满意地点了点头,又道:“我看你同我有缘……这样吧,自今日起,你跟着我学本事吧!”

我犹豫了一下问:?#25226;А?#23398;飞吗?我是只?#33258;常?#22909;像……不需要吧!”

“飞什么飞?学剑!”

“啊?更……不需要啊!”

“滚!”

那天,姜追着我从峨眉山顶跑到山脚,又跑回山顶,来来回回了?#30473;?#36255;,最后夕阳西下的时刻,我鼻青脸肿地跪在她面前,诚?#19994;?#21898;道:“师傅。”


【贰】

姜是天?#20384;?#30340;玄鸟,每次降临人间,都带着天神的旨意,说白?#21496;?#26159;个送信的。而我是峨眉山?#31995;?#19968;只?#33258;常?#27963;了千把年,还没修成人形,只是能突破物种间的语言障碍。

如今,一只鸟,要教一只?#33258;?#21073;术,这场面,实在是有点魔幻。

但姜丝毫不在意这些,她对于教我练剑这件事带着一种可怕的热情,隔天早上,就拖着我并两把木剑,到悬崖边上去了。

山风猎猎,姜化成了个小姑娘的样子,白色的衣裙随风而动,好看极了。她背对着我,把剑往地上一插,开口道:“这套剑法共有一百零八?#21073;?#21487;我只有三个月的时间,可以说是相当的紧迫了。所以……”

她顿了顿,手里不知?#38382;?#25176;了把石头,慢悠悠地抛着玩,声音里凉凉的带了几分杀意:“你要是敢偷懒,我就打你的脸。”

?#21834;?#20320;这个人怎么?#21796;駁览?#30340;!”

“我们仙女都是?#21796;駁览?#30340;。”

?#21834;?

面对如此厚颜无耻的一只鸟,我说不出话来,但想了想,还是忍不住吼道:“可你图什么啊?”

?#23433;?#26159;我有所图,”姜忽然转过身来,眯着眼睛看着我,“是天神选择了你。”

“天神要一只?#33258;?#32781;剑?”

“当然不是!世间万物,冥冥之?#26657;?#33258;有定数。你在一千年前就被天神选中了,不然凭你这样的天资,怎么可能能够活到一千岁?”

姜拔起木剑扔到我的手里,认真地看着我,一字一顿地道:“我会授你?#33050;?#21073;,将来你会历雷劫,得人形,遇到?#33050;?#38463;青,收她为?#21073;?#24182;提点她以?#33050;?#21073;协助越国大将范蠡,以助三千越甲吞吴。这是你的?#22993;!?

“那你为什么不直接去找范蠡,非得绕这?#21019;?#19968;个……”

我话还没?#20302;輳?#23004;一个巴掌打下来,怒道:“天神的旨意就是如此,由不得你拒绝!”

?#21834;?

我捂着脸想了想,又?#23454;潰骸?#37027;雷劫,是说劈我的吗?”

姜拔起木剑扔到我的手里,认真地看着我,一字一顿地道:“我会授你?#33050;?#21073;,将来你会历雷劫,得人形,遇到?#33050;?#38463;青,收她为?#21073;?#21161;三千越甲吞吴。这是你的?#22993;!?

“那雷劫,是说劈我的吗?”

姜一脸理所当然地看着我:?#23433;?#28982;?”

我大惊:“那要是给劈死了呢?”

“天神还选了候选人的嘛。”

?#21834;?#37027;我若是不从呢?”

“有违天命者,死。”


【叁】

姜告诉我,天神不会过多插手人间的事,但有些根本的气运还是不能变的,所以天神往往会选中一些生灵,遣神使授天命?#27425;?#25345;这个气运。

姜作为诸多神使之一,在此之前,就曾三次降临人间。

第一次是在三千年前,天神为人族择出了共主,于是姜降临到姜水边,收连山?#20185;?#20892;为?#21073;?#25945;导了他二十年,直到他成为了炎帝。第二次是在逐鹿之野,?#29228;?#26063;蚩尤以秘术召八十一魔神,姜以玄女之身?#36136;潰?#28857;化黄帝之女魃,?#36136;?#20197;铸剑之术,助其灭蚩尤。第三次是在大抵两千年前,我降生的那一年,姜衔珠而来,降于玄丘之滨,使商女简?#19994;?#19979;?#22871;?#22865;,成就了所谓的天命玄鸟,降而生商。

再然后就是如今,她来到峨眉山收我为?#21073;?#27599;天都对我进行惨无人道的虐待,教我耍剑给天神看。

姜说天命不可违,所以最开始的日子里,为了能够顺利度过化?#38382;?#30340;雷劫,我练剑练得十分认真。但渐渐地,我变?#27809;?#24794;起来。

因为我开?#30002;?#26790;了——在过去?#37027;?#24180;时光之?#26657;?#25105;从未做过梦。

梦里是个小姑娘,有时笑得十分温婉,轻声细语地喊我小白,有时却是眼?#20889;?#30528;狠戾与决绝,将一把长矛刺入我的心口,到了最后,便只剩一片混沌,似乎有什么人在我耳边低喊着我的名字,让我快点醒来。

我?#24509;?#20010;梦境纠缠了半个月,终于在某天练完剑之后顶着两个黑眼圈忍不住?#23454;潰骸?#23004;,你会做梦吗?”

彼时姜正挂在树上吃桃子,闻言想也不想地答道:“当然不会!我是天神,无欲无求的,怎么会做?#25991;兀俊?

顿了顿,又一脸八卦看着我:“怎么,梦到哪只母猴子了?”

?#21834;?

“是个姑娘,”我努力回忆着梦境,只觉得心口慢慢疼了起来,“我很?#19981;?#22905;,可她杀了我,救了我,又抛下了我。”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姜浑身一僵,下一刻扬起木棍?#19994;?#25105;屁股上,骂道:“毛小子成天瞎思春,练你的剑去吧!”

“嗷嗷——疼啊——”


【肆】

那次谈?#30333;?#32456;在姜的暴力手段下不了了之。

当夜,我因屁股?#31995;?#20260;趴着睡觉时,却被姜叫醒了。

她的眼睛闪闪亮亮犹如映着星?#21073;?#30475;着我问:“你想听故事吗?”

“其实不太……”

“啧,既然你那么想听,我就勉为其难讲一个吧。”

?#22467;浚浚俊?

姜看着我,直到我乖乖从树上爬下来,摆好专心听故事的姿势,才笑嘻嘻地收了手?#31995;呢?#39318;,坐到?#30097;?#36793;开始讲故事。

姜讲的是三千年前的旧事。

那年姜要为天神择人族共主,头一回从天宫来到人界,一同来的还有天界的一只白猴子——偷偷跟着来的。

姜在人界二十年,白猴子与她比邻而居,聒噪了二十年。二十年之后,连山?#20185;?#20892;被尊为炎帝,姜功德圆满回到仙界,白猴子却因为贪恋人间美色,并?#20174;?#22905;一同归去,当时姜摸着耳边生的两层厚茧想,这会儿,耳根终于清净了。

谁知好?#23433;?#38271;,不久后,姜为助黄帝灭?#29228;?#26063;反叛蚩尤,在逐鹿之野又一次遇见了白猴子。那时他已经混的相当不错了,蚩尤以秘术召八十一魔神,他便是其中之一。战场?#31995;?#23545;峙向来不念旧情,姜为了除掉他花了好大力气,甚至差点命丧于逐鹿之?#21834;?

“哦?那猴子就那样死了?”

“逆天而?#26657;?#27515;了。”

我忽然悲?#26377;?#26469;,委屈地道:“姜,我同猴子虽然是近亲,但你不能因为曾经同一只猴子有过恩怨,就这样来虐待我!”

?#21834;?#28378;!”


【伍】

我是一只?#33258;常?#22312;峨眉山上修炼一千年都没得个人形,只能突破物种间的语言障碍,可以想见天资有多么差劲。

姜来到峨眉山的第二个月零二十天,我终于学会了一百零八式……?#37027;?#20843;式。

起初姜还会骂我,到后?#21019;?#27010;也是看我练得辛苦,实在不忍心,想了想道:“你慢慢来,反正左右不过一个死字……”

“你这是在……”

“安慰你。”

“谢、?#24653;弧!?

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不过说实话,你真的是我带过的最差的?#38477;堋!?

?#21834;?#25105;想?#24187;?#30333;,为什么天命要选择我?”

姜抬头望天,半晌后才轻声地回答:“可能……天命也有瞎了眼的时候。”

语毕,她和我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。

说实话,我并不怕死,如果说是因为天命的眷顾让我能够多活这近千年,其实算起来是?#33402;?#20102;便宜。

可这被?#30528;?#27515;的死法……实在是太凶残了啊!

我想了想,又忍不住?#23454;潰骸?#37027;如果从现在开始逃,逃到天神管不着的地?#21073;?#26159;不是就不用死了?”

姜奇怪地看了我一眼:“哪有天神管不着的地?#21073;?#33258;古妄图逆天者……”她顿了顿,仿佛想起了什么,眼神一闪,又道,“自古妄图逆天者,都没有什?#26149;?#19979;场。你敢有这样的想法,恐怕离死不远了。”

?#21834;?#37027;?#36136;?#24590;么个死法?”

我想了想,又忍不住?#23454;潰骸?#37027;如果逆天而?#26657;质?#24590;么个死法?”

?#24052;?#38647;锥心吧。”

“还是遭?#30528;俊?

?#21834;?#26159;。”

?#21834;?

这太憋屈了!怎么着都是被?#30528;?#27515;!

我大怒,忍不住指天骂道:“妈卖批!”

话音未落,万里晴空忽然响起一声惊雷,一道?#31995;?#21010;破天空,直往峨眉?#22870;?#26469;。

我还来不及反应,被姜带着?#20599;?#19968;滚,堪堪躲了过去,原本落脚处旁的一棵树,却被劈得?#24067;?#30528;了火。

我瞠目结舌:“这天命……也太小气了吧,一句都骂不得!”

说着,七八道?#31995;?#21448;劈了下来。

“是天罚!来不及了!”姜拉起我就跑,左闪右避躲过那些?#20384;祝?#26368;后到了一处山洞里,把我往里面一推,竟抬?#21046;?#35776;筑了道结界。

姜冲我喊:“你在此处练剑,无论听到什么动静都不要出去,十日之后,天就晴了!”

天雷滚滚劈落到峨眉山上,发出巨大的声响,我下意识地想去抓住姜,却只能扑到结界上,眼睁睁看着她走远。

脑海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铺天盖地地涌来,震得我耳边嗡嗡作响。


【陆】

我在山洞里呆了十天,醒时练剑,昏时便做些奇奇怪怪的梦。

是梦,也不是梦。

我断断续续地想起了一些往事。

我自小生在天界,那一年开了神识,四处蹦跶,正窝在天河边的桃林里偷桃子吃的时候,第一次见到了一身白衣的姜。

姜从我栖身的树下经过,带起?#24509;?#23567;小的风,吹得桃树落了两朵花,也吹得我手一颤,手?#31995;?#26691;子便落了下去。

她循着动静,站在桃树下施施然抬头一望,那清冽冽的一双眼几乎要望进我的心里,让我连心跳都慢了一拍。

后来她去人界传天命,我也跟了去,安家在她的草屋旁,成日向她献花献殷勤。

姜那时候还很高冷,不爱说话也不爱笑,但收到花时,眼中总会渗出淡淡的笑意,轻声道:“?#24653;?#20320;,小白。”

其实我一直没好意?#20960;?#35785;她,我不叫小白,而是叫阿袁。

她当我是人间一只普通的白猴子,?#24187;?#30340;时候还会同我说说?#21834;?#35828;她虽为神使,有无?#20185;?#21147;,却难得自由;说这人间大好河山,若是他日得?#26657;?#33021;四处瞧瞧看看便?#26151;恕?#21518;来她说:“小白,?#33402;?#19968;生难得自由,他日你若能有机会,一定替我看遍这人间。”

我瞧着她笑容中几多落寞,到?#36164;?#20040;也没说,只拿脑袋蹭了蹭她的?#20013;模?#24515;里想:他日若有机会,我一定叫你得到自由,能够亲自看看你想看的这人间。

人间二十年期满,神农那小子成了炎帝,姜回到了天界,而我留在人间,开始为她的自由筹谋。

我天资愚笨,思来想去,唯能想到二字——逆天。

人间二十年期满,神农那小子成了炎帝,姜回到了天界,我却留了下来,因为我知道姜喜爱这人间的美景,我?#26151;?#19979;来,并想办法,使她也留下来。

姜是神使,注定要背负天神的?#22993;?#33509;要使她逃离这样的宿命,唯有逆天。

我走过很多地?#21073;?#26368;后遇到了蚩尤。我教他用秘术召唤八十魔神,教他请风伯雨师纵雨,我要逆了逐鹿之野的胜?#28023;?#30772;了天命。

那是很多年后,我再次见到姜,她的长矛穿透我的胸腔,她看着我,就像看着陌生的将死之人。

蚩尤请魔神八十一人,我是第八十一个人。

我死于逐鹿之野,死于姜的手中。


【柒】

第十日清晨,雷声渐渐小了下去。

太阳升了?#20384;矗?#38451;光射进山洞里的时候,结界终于散了。

我跑到悬崖边上,?#23545;?#23601;望见姜,她站在光影里,周身一片朦胧。

“姜。”我喊道。

?#25300;艺?#37324;还有一个故事,听吗?”

姜不等我点头,便自顾自开口说道:“那年我回了仙界,虽觉得耳根清净不少,心头却始终空落落的,像是缺了什么。我那时还不知道,那是因为有一只小猴子住进来了。后来在逐鹿之野,小猴子死的那一刻,我才忽?#24187;?#30333;,我想让他活。”

是姜救了我。那时在逐鹿之野,我死之后,她用自?#21898;?#25104;的神力护住了我最后一丝精魄。后来她回到天界,因为办事不利被罚了禁闭,那之后,她衔珠来到人界,为人类降下?#22871;媯?#21516;时也将我的精魄带到峨眉山,种在一只母猿的腹中。

她为?#21496;?#25105;,早就逆了天命了,那十日十夜的?#31995;紓?#26681;本不是什么雷劫,而是万雷锥心的天罚。

“小白,我很?#19981;?#20320;的。”姜说。

她从不记得我的名字。

“我知道。”

“逆天命者,从古?#20004;瘢?#20174;没有能成功的,?#33402;?#20040;多年,也没能逃脱自己的宿命,不过还好……”

姜慢慢从光影里走了出来。她走得很慢,一步一颤,白衣上都是血迹。但她?#31449;?#36208;到了我的跟前,伸手抚上我带毛的脸庞,欣慰地笑起来:“如今,你在天命之外了。我还有最后一样东西要给你。”

她轻吻上我的额头。

在晨曦的?#25214;?#19979;,?#30097;砩系?#30333;毛渐渐褪去,慢慢变成了一个青年人的模样。

而姜却化成了一只大鸟,长鸣一声飞向了天?#21097;?#22312;晨曦之下,化成点点的?#26223;!?

“你……还回来吗?”我?#36530;?#22320;问。

然而并没有什么声音回答我,山风吹过,?#26223;?#25955;尽,?#25484;?#37324;都是草木的味道,和从前无二,就好像,姜从来没有出现在峨眉山上一样。

而姜却化成了一只大鸟,长鸣一声飞向了天?#21097;?#22905;来时的方向。

我知道,她在说,连我的那份一起活下去。


?#26223;啤?

姜走后的很长一?#38382;?#38388;里,我都感到茫然。

前世的那个我,十分执着,但没什么头脑,为了姜所期待的自由,逆天那样的大事,说做也就做了,做之前什么都未曾细想,最终败得一塌糊涂。

我败了,不过一个生死,然而最终,是姜替我挡下了一切的后果。我逆天为的是她的自由,她?#20174;?#20840;部的生命,从天道中为我偷回一条命。

我在峨眉山盼过无数个日夜,其实心里头明白,姜回不来了。

想清楚这一点之后,我很是颓废了?#24509;?#23376;,成天挂在姜来时落脚的那棵树上望着东边的天,得过且过。

然而安定无长久,这一日,?#33402;?#20363;挂在树?#31995;?#26102;候,峨眉山上突然来了……一群羊!

我是一只?#33258;常?#26366;经妄图以一己之力逆天,原本该是被天命所囚,死于逐鹿之野的。

姜以一身神力,为我重造了一个天命之外的肉身,自己却回不来了。

姜走后,我很是颓废了?#24509;?#23376;,成天挂在姜来时落脚的那棵树上望着东边的天,期待着她能够回来。

然而我等过了十几个春秋,依旧没等到姜,而是等到了……一群羊。

那是一个清晨,那群羊冲到峨眉山上,把我从树上撞下来,然后拼命往?#30097;?#19978;?#21834;?

我?#28023;浚浚?

就在我快被?#20154;?#20043;?#21097;?#21736;声响起,群羊停止了躁动,一双脚往我眼前?#24509;荊?#19968;个清脆的女声在我头顶道:“你为什么虐待我的羊?你是不是想死?”

我一抬眼,小姑娘着青衣,气质上竟同姜有三分相似。

?#30097;形?#21453;应过来,小姑娘已经挥舞着牧羊的鞭子向我攻来,并在十招之内……被我打败。

——这简直让人猝不及防!

就在我快被?#20154;?#20043;?#21097;?#26377;个青衣小姑娘吹了声口哨召回了羊,看着我?#23454;潰骸?#20320;为什么虐待我的羊?你是不是想死?”

?#21543;叮俊?

我话音还没落下,小姑娘已经挥舞着牧羊的鞭子向我攻来,并在十招之内……被我打败。

她倒在地上怒气冲冲地看着我:“你用的什么妖法这么厉害?”

?#21834;?

是姜教的?#33050;?#21073;,虽然只有八?#21073;?#20294;要对付一些人已经绰绰有余。

然而她根本不等我解?#20572;?#19968;咕噜爬起来,招呼着她的羊群浩浩?#21561;?#22320;跑了,临走前还回头骂道:“你等着!我一定会回来的!”

?#21834;?

我觉得这个事情实在是莫名其妙,更莫名其妙的是,这个小姑娘果然说到做到,天天带着根牧羊的鞭子?#20185;?#26469;找我打架,美其名曰?#25300;?#32650;报仇”。

我万分委屈,有一天打败她后倚着树大喘气:“姑娘你何必呢,是你的羊跑来撞我的,你讲点?#35272;?#22909;不好!”

“我偏不!我们牧羊女都是?#21796;駁览?#30340;!”她同样喘着?#21046;?#24694;狠狠地瞪着我。

这?#20843;?#26366;相识,我一愣,?#23454;潰骸?#20320;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阿青。”

——我会授你?#33050;?#21073;,将来你会历雷劫,得人形,遇到?#33050;?#38463;青,收她为?#21073;?#24182;提点她以?#33050;?#21073;协助越国大将范蠡,以助三千越甲吞吴。

姜的话就这么突然闪入我的脑海之?#26657;?#25105;咽了口口水,迟疑着?#23454;潰骸?#20320;可是越人?

阿青点点头,我又听自?#20309;实潰骸?#20320;可愿……——我会授你?#33050;?#21073;,将来你会历雷劫,得人形,遇到?#33050;?#38463;青,收她为?#21073;?#21161;三千越甲吞吴。这是你的?#22993;?

姜的话就这么突然闪入我的脑海之?#26657;?#25105;下意识道:“我收你为徒吧。”


【玖】

好在阿青在武学?#31995;脑?#35811;极高,从前我要学一个月之久的招?#21073;?#22905;不到七天便能学会了。我们渐渐熟络起来,相处时?#24808;?#32463;不再那么剑拔弩张,到后来,以能坐下来比肩聊天。

阿青是个霸道的姑娘,不练剑时,她便嚷嚷着无?#27169;?#35201;我说故事给她听。

我以我短浅的见识想了半天,道:“阿青,你可听说过神使吗?”

阿青一愣,半晌后答:?#23433;?#26366;。”

顿了顿,?#36136;?#20998;给面子地问:“何为神使?”

?#21543;?#20351;自天外来,携天神旨意,则明主而奉,定天下大事,主众生命格。”

“那便是说,天下之事,皆有天神来定?”

“然。”

“也就是说,世间众生,天生之则生,天亡之则亡?”

“然。”

阿青?#24509;?#40664;然,半晌后轻轻冷笑一声:“那若有人想将生死握于自己?#31181;校?#20599;天夺命,当如何?”

?#24052;觥!?

阿青问:“偷天而不亡着,可曾有?”

?#25300;?#26366;。”

我想起那个白衣的小姑娘,忽然觉得万分的苦涩,将练剑用的树枝拾起来藏好,道:“今日天色不早了,你下山去吧。”

?#30333;?#21518;一个问题,”阿青道,“你方才所说的神使,可是真实存在的?”

我想了想,答:“也许是吧。”

“那你收我为?#21073;?#26159;不是神使与你的?#22993;俊?

“阿青,这是最后第二个问题了。”

?#21834;?

那日,阿青气呼呼地赶着羊下山去了,我肚子立在树顶上看着太阳一点点沉下去,半晌后对着?#25484;?#36731;声答道:“也不全是。”

姜为我偷得天命,我早就在天命之外了,即便遇到了?#33050;?#38463;青,不授她?#33050;?#21073;都是没什?#21019;?#30861;的。?#33050;?#21073;为她而存,我?#21796;?#22905;,天神必然也有其他的方法让她学会。只是姜离开我太?#26151;耍?#25105;若再不留下这与她相像的三分气质,只怕日后迟早要把她忘干净。

我不知道姜?#32972;?#25152;预言的?#33050;?#21073;一事是否是在敷衍我,但阿青还是如她所?#31995;?#19968;般出现了。

我已身在天命之外,却仍在做着天命之内的事,真是十分有趣。

但我毫无办法,我想念姜,只要是她说过的事,我都想去做。

对于我要收阿青为徒这件事,阿青的说法是:“你有病吧!”

但话是这?#27492;?#30528;,隔天早上,阿青就抱了把木剑跟在我屁股后头?#21834;?#24072;傅”了。

我没有姜那样当师傅的本事,虽说收了阿青为?#21073;?#20854;实也就是扯根树枝与她对打。

阿青是个心里藏着事的人,很多时候她望着我,那眼神深邃得叫人完全难以猜出半分心思。

我被她看得不自在,僵着身子背过身去,?#23454;潰骸?#20320;这样看着我干嘛?”

姜盯着我问:“你为什么突然要收我为?#21073;俊?

我一时语塞,想了半天,答道:“大概是因为……天命吧。”

“天命啊……”阿青勾着?#21483;?#20102;笑,又?#23454;潰?#24072;傅,你觉得有人能够逃到天命之外吗?”

“有的吧。”

我忽然想起姜,心口狠狠一抽,也就没有听到,阿青极轻地篾笑了一声,轻声道:“是吗?”


【?#21834;?

到了第二年春分的时候,阿青已经把?#33050;?#21073;中我会的八式全学会了。

那依旧是一个清晨,她用一把生锈的铁剑挡住了我所有的招式之后,得意地冲我挑了挑眉。

我?#24590;?#20102;几步才站稳,背过身去道:“你已经将该学的都学会了,日后必然能有一番作为。你下山后,自去寻越将范蠡……”

话还?#27492;低輳?#24515;口一疼。

我?#36530;?#22320;低下头去,看到那把生锈的铁剑,剑尖正?#39318;叛?#26159;我的血。

“阿青……你究竟是谁?”

阿青绕道?#30097;?#21069;,笑盈盈地看着我:?#38712;脚?#38463;青,同时,也是神使青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我忽?#24187;?#30333;过来,难怪?#39029;?#35265;阿青,就觉得她的气质同姜有三分相似?#24187;?#26126;我已在天命之外,却仍能遇到?#33050;?#38463;青;难怪阿青在听我讲神使之时,面上不现半分惊讶

——若有人想将生死握于自己?#31181;校?#20599;天夺命,当如何?

——亡。

——偷天而不亡着,可曾有?

——未曾。

……

阿青道:“当年姜强行将你留下时,天神就已经知道了。天命从来就不可违逆,留你?#20004;瘢?#19981;过是因为早就?#31995;?#20170;日,会有场吴越之?#21073;?#38656;要有人操控而?#36873;!?

“我携天神之令而来,除了要以?#33050;?#21073;助三千越加吞吴之外,还要替天神除去你这个妄图逃脱天命的异类!”

阿青说着,伸手?#20599;?#19968;勾,那生了锈的铁剑便穿透了我的胸膛,在我的胸口凿出了个大窟窿。

我觉得我大概要流露些什么情绪,然而胸腔空落落的,心脏的位置血肉模糊的一片,脑海之中恍恍惚惚,只觉得意识渐渐模糊,然却不知为何,?#21482;?#28982;想起那年的?#19968;种校?#30333;衣的小姑娘在花树下抬眸望见我,那眼神清冽冽的,却仿佛满含着三月暖融融的春光。

到最后,姑娘的笑容也渐渐模糊了,恍惚?#26657;?#26377;什么人篾笑道:“天命算无遗策,不过小小一个神使,又如?#25991;?#22815;偷天呢?到了第二年春分的时候,阿青已经把我会的八式全学会了。

那依旧是一个清晨,她用一把生锈的铁剑挡住了我所有的招式之后,得意地冲我挑了挑眉。

我?#24590;?#20102;几步才站稳,背过身去道:“你都学会了,下山去……”

话还?#27492;低輳?#24515;口一疼。

我?#36530;?#22320;低下头去,看到那把生锈的铁剑,剑尖正?#39318;叛?#26159;我的血。

“阿青?”

“师傅,你可听说过神使?五年前我遇到一个神使,他带着天命而来,?#19994;?#20102;被天神选中的我,你猜我的任务是什么?”

“你……”

“两千五百年前,姜强行将你留下时,天神就已经知道了。天命从来就不可违逆,留你?#20004;瘢?#19981;过是因为早就?#31995;?#20004;千五百年后的今日,会有场吴越之?#21073;?#38656;要有人操控而?#36873;!?#38463;青绕到我的跟前,面上带着笑容,眼神却冷若寒冰,看着我时,就像看着个陌生人。

“我的任务,就是在习得?#33050;?#21073;之后,除去你这个妄图逃脱天命的异类!”

阿青说着,伸手?#20599;?#19968;勾,那生了锈的铁剑便穿透了我的胸膛,在我的胸口凿出了个大窟窿。

我觉得我大概要流露些什么情绪,然而胸腔空落落的,心脏的位置血肉模糊的一片,脑海之中恍恍惚惚,只觉得意识渐渐模糊,然却不知为何,?#21482;?#28982;想起那年的?#19968;种校?#30333;衣的小姑娘在花树下抬眸望见我,那眼神清冽冽的,却仿佛满含着三月暖融融的春光。

到最后,姑娘的笑容也渐渐模糊了,恍惚?#26657;?#26377;什么人篾笑道:“天命算无遗策,不过小小一个神使,又如?#25991;?#22815;偷天呢?”


【?#30149;?

几日后,有对爷孙上了峨眉山,孙子一路蹦蹦跳跳地跑在最前面。跑着跑着,忽然停下来惊叫道:“爷爷,你快来看!”

老爷子几步走上前去,就见到一只?#33258;常?#27611;发如雪,?#19978;?#33016;口有个大窟窿,已经死去多时。

老爷子啧啧叹道:?#20843;?#20102;?#30473;?#22825;了,只?#19978;?#36825;一身极好的白毛。”

小孙子?#23454;潰骸?#37027;怎么办?”

老爷子想了想,说道:“?#33258;?#26159;有灵性的,这么烂在这儿不吉利,挖个坑埋了吧。”

有山风吹过,山涧中时有清脆的鸟鸣,似从青松枝桠间传出。


笔名:陆九易


极速时时彩app下载
龙王捕鱼游戏下载 乐天国际安卓 福建31选7走势图浙江 合买与保底 qq手机捕鱼vip 深圳风采开奖查询 山东手机彩票投注 黑龙江快乐10分推荐 腾讯分分彩走势图助手 博悦彩票群