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时时彩app下载|极速时时彩不能破解吗|

学神今天又撩我了

学神今天又撩我了

发布日期:2018-01-09 浏览次数:947

  内容简介:这是一个女学霸一路被学神碾压的故事。

  1、班长与副班长

  十五岁的宁慈考取了市重点一中的15个公费生名额之一,那年夏天还未送走酷热,初秋的凉爽也未显露征兆。刚从八百名莘莘学?#21448;?#33073;颖而出,她背着包,志得意满地站在朱红色的校门口,脚步轻快地踏在校园的水泥路面,一颗心好像飘在云端,脚随心动地飘啊飘,一路飘到了学校张贴了红榜的公告栏?#21834;?

  一大群?#39029;?#23558;公告栏围得水泄不通,宁慈在外围踮着脚探头看,1、2、3、4,宁慈在榜上很轻易地数到了自己的名字,听着周围吊车尾的鬼哭狼嚎的哀叹,她矜持而含蓄地抬了抬下巴,嗯,第四名而已,看来中考的时候物理最后一大题丢分有点多。这一抬眼,宁慈就看见了红榜第一的大名,她反复咀嚼着这个名字?#39608;?#38472;清,陈清,下一次,我一定会超过你!”

  身材修长,头上反扣一顶黑色棒球帽的男生茫然四顾?#39608;?#27448;,刚刚明明听见有人在叫我。”

  刚开学的一批高一新生马上投入了热情的军训?#26657;?#20891;训一周后才正式上课。

  宁?#20154;?#20204;班的班主任是一个挺秀气的女老师,当她板着面孔?#21834;?#23433;静”时,也能震住一些皮学生,班主任肃容道?#39608;?#21069;几天同学们应该都互相熟悉过了,今天这节课咱们来选班干部,民主选举,谁先来毛遂自荐?”

  “老师,我先来吧。”

  女老师循声望去,举手的是坐在中间的一个女孩,白白净净,留着一头齐耳短发,看起来是个挺有灵气的孩子。

  “亲爱的老师、同学们,下午好。我的名?#36136;?#23425;慈……”宁慈用的是先扬后抑的方法,她先昂首挺胸大篇幅推销了自己的优点,然后春秋笔法带过了自己的缺点,“最后,希望大家能给我一个机会,让我?#21019;?#39046;大?#33402;?#21019;更文明更优秀的班集体,谢谢大家!”

  宁慈回到座位时,偷偷舒了口气,同桌田可橙捅了捅她的手臂,惊叹道?#39608;?#23567;慈,你好厉害啊。”田可橙是宁慈军训时的革命战友,长相比名字甜,声音比长相还甜,俩人曾一起装亲戚来了蒙骗教官。

  宁慈嘴角翘起,面上装作不在意,“有吗?这种场面经历得多了也就很平常了吧,也不会很紧张。”

  她斜眼瞧着又有几人陆?#21483;?#32493;上讲台自荐,心里直哼哼:看来这个班水平很一般啊,我以后有的忙了。突然,身后传来一声大喊?#39608;?#32769;师,这里还有人要竞选班长!”宁慈扭身?#24904;ィ?#19968;个浓眉大眼的男生另一个男生的手高举过头顶,被扯着的男生特立独行地戴了一顶黑色的帽子,他无奈起身,“老师,我想试试。”

  “小慈,小慈,这个男生挺酷的哦。”田可橙趴在她耳边说着?#37027;幕啊?

  宁慈撇嘴?#39608;班遙?#31454;选班干部都不敢主动举手,哪里酷了?”

  田可?#35753;?#30528;嘴笑,目送男生走上讲台,他姿态从容,“大家好,我叫陈清。”他话音刚落,教室里就响起了掌声,宁慈精神?#24509;瘢布?#22352;直了身子,噫,红榜第一的那个陈清?

  “我认为作为班长的?#38712;?#26159;什么呢?……”他语?#22312;緞常?#25945;室里不时爆发?#24509;?#21700;堂大笑,他侃侃而谈,也不惧一些同学调侃的刁钻问题。

  ?#28909;?#26159;民主选举,自然由全班同学在?#23383;繳夏?#21517;投票。投完票后,班主任随意选了前排一位女生?#30631;保?#21478;一位女生唱票:

  “首先是班长的投选,陈清一票,宁慈一票……

  宁慈二十二票,陈清二十一票,二十二票,二十三票。”

  班主?#26410;?#22836;鼓掌宣布?#39608;?#22909;,那咱们班的班长就由陈清和宁慈两位同学担任,宁慈同学作为副班长可要好好辅助班长的工作。来,两位同学走上讲台跟大家认识一下吧。”

  面?#22253;?#20027;任深含鼓励的眼神,宁慈心中简直在滴血,脑海中的小人咬着?#24535;?#27882;?#23380;?#29378;,只差一票啊!!!两人隔着讲台分站?#22870;擼?#38472;清冲她友好地笑,宁慈报以假笑?#39608;?#25105;以后一定会向班长看齐,希望班长不吝赐教。”

  2、万年老二

  “小慈,你好可怜哦,没想到当副班长这么累呀。”

  宁慈走马上任当上副班长后,心中的愤懑简直想滚雪球一样日益增长,刚跟几个班干部商讨完?#39029;?#20250;当天的布?#33579;?#23601;拖着田可橙来了食堂。此时的食堂早就人走楼空,只剩下桌?#31995;?#19968;片残骸,她俩坐在一个角落里,宁慈边翻着白眼,一边咽下刚生吞的一个紫菜饭团,她吐槽?#39608;?#37325;点不是这个,而是我居然摊上这么个不负责任、脸皮还奇厚的班长。”

  班主任刚交代下来的班务工作,他转?#24535;?#25172;给了宁慈,还美其名曰?#39608;拔艺?#26159;选贤?#25991;埽?#22823;度放权,古往今来多少帝王都做不到?#33402;?#19968;点。”

  宁慈要说的话放在心间过了千遍,就连可能出现的意外场面也在心中预演了不下百遍,这才气势汹汹跑去质问他。她正准?#36127;?#29408;羞辱陈清一顿,蓦地听到这么一句话,她一口气没?#20384;矗?#24046;点呸他一?#22330;?

  宁慈越想越气愤,忍不住拍桌而起,“你说他到?#36164;?#19981;是王八蛋?”

  田可橙笑容?#38480;危?#25289;了拉她的衣摆,“小慈,你小声一点啦。对了,明天?#39029;?#20250;的布置确定?#26151;?#21527;?”

  宁慈挑眉,趁空又塞了个饭团,哼哼两声,她表示这点小事难得住我?

  “小慈,你这次月考考得这?#26149;茫?#20320;?#32844;?#22920;妈肯定会来吧。”她语带羡慕,“我可惨了。”

  宁慈咽下最后一个饭团,表情有些不自然,“我妈妈总是很忙,也不知道她来不来。再,说?#33402;?#27425;考试也没有考得多好,全班第二名而已。好气哦,就跟陈清就差了一分。”

  骄阳似火的烈日下,两个年轻的少女牵着手走在树阴下的小道上,她的脸上泛着淡淡的薄红,“你说班长……哎呀,算了。虽然班长很厉害啦,但是小慈你也很棒哦。”

  宁慈莫名,怎么?#20843;?#21040;一半就没下文了?但是她很快被后面那句话夸得颇感不好意思,?#25670;?#22079;嘿,是、是吗?”

  ?#23454;?#21644;彩带等装饰品都是提前用班费采购好的,当老师一宣布放学,宁慈将自己加班加点?#29616;?#30340;布置手稿分发下去,几人叠手鼓劲加油之后,就各自忙活起来了。宁慈站在教室中间掌控全局,哪里有需要就到哪里去,田可橙腻在她身边,“小慈,我也来帮忙吧。”

  宁慈才不会拒绝送上门的劳动力,“好啊,那就拜?#24515;?#20986;黑板报吧。”

  这时候班长进来了,手里还提着一袋饮?#24076;?#25196;声道?#39608;?#22823;家辛苦了,先休息一下吧。”

  一群人欢呼“班长万岁?#20445;?#23425;慈抱臂?#23545;?#22320;看着,撇了撇嘴,嘁,收买人心。

  田可橙结果一瓶酸奶,甜甜地笑?#39608;?#35874;谢班长。”

  陈清在宁慈身边站定,递过一罐红牛,笑道?#39608;?#36763;苦了,副班长,来罐红牛,希望你越战越勇。”

  宁慈假笑?#39608;?#35874;谢。对了,?#25925;?#19979;一个任务没有分配,我想了想,觉得非班长莫属呢。”

  陈清拍着胸脯打包票,“你尽管说。”

  宁慈领他到小卖部前,叹道?#39608;?#32769;板前两天伤了腰,我订的两箱矿泉水都没人送,我本来想发动班干部们一起来搬,现在?#23380;?#30340;班长在这里就太?#26151;耍?#26159;吧班长??#32972;?#28165;苦哈哈地扛着一箱矿泉水横穿校园,宁慈在前头悠悠地走着,脸?#31995;男?#24590;么都藏不住。

  搬完?#25945;?#27700;,?#23380;?#30340;班长已经瘫倒在课桌上了,眼前突然出现?#24509;?#32440;巾,田可橙笑吟吟地说?#39608;安?#25830;吧。”

  陈清接过后道谢。

  田可橙跑回黑板前,踩在课桌上画上头的一只飞鸟,?#20843;?#24110;我递一下颜料盘,小慈?”宁?#26085;?#25474;着脚贴窗花,似乎没有听到,她只好泄气地爬下来自己去?#33579;?#19979;?#24187;耄?#39068;料盘、还有一只修长的手已经到了她眼前,她顺势?#24904;ィ?#26377;些羞涩地捋了捋颊边的碎发,“谢谢班长。”

  ?#23433;豢推!背?#28165;拿过旁边一只水粉笔给黑板上画着的一栋房子?#20185;?#39034;口道?#39608;?#20320;画得还挺好看的。”

  田可橙惊喜地看他,“真的吗?第一次有人夸我画的版画好看诶。……

  傍晚的余晖透过窗户撒入教室,碎了一地浮金,少年少女们为了各自的工作而努力着,一时间,氛围恬静而美好。

  许久之后,宁慈看着教室各个角落焕然一新,窗边都装饰?#26151;瞬?#24102;和窗花,黑板报更是别具一格,不由露出满意的笑容,“辛苦各位了,大家也都累了一天了,早点回家休息吧。”她跟大家一一道别后,独自留下来,把教室重新打扫了一遍,关好门?#23433;?#22238;家。

  3、离?#39029;?#36208;

  她乘公交到家时已经近八点了,此时家里出奇得安静,往常这时候妈妈应该去上夜班了,但是家里?#21534;?#30340;灯?#36136;?#20142;着的,她在玄关处换了鞋,喊道?#39608;?#22920;妈,你在家吗?”

  饭桌上摆着一桌好菜,盛了两碗白米饭,她母亲佝偻着背坐在桌前,眼睛?#24509;2徽?#22320;盯着这桌早已冷掉的饭菜,她悠悠开口?#39608;?#23425;慈,你现在回家是越来越晚了。”

  宁慈抿了抿嘴,去厨?#32943;?#25163;,“明天学校要开?#39029;?#20250;,我作为副班长肯定要带头安排布置教室。”

  “你现在理由也越来越多了!”她母亲提高音量,“你以?#23433;?#30693;道多乖,一放学就回家写作业,我现在没时间管你,你看看你都野成什么样子了!”

  宁慈做到母亲对面,埋头吃饭,“我现在很好,我有交好的同学,也有知心朋友,我们每天都一起在学校吃饭,一起结伴回家。老师也特别器重我,班上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由我负责,对了,明天上午八点半在班级教室里举办?#39029;?#20250;……”

  她母亲尖锐地打断她,一手指着她的鼻子?#20219;剩骸?#20840;班加起来都没你这个副班长忙,还有你那个朋友,是男的还是女的?”

  宁慈搁下碗,心中对母亲贬低自己的朋友感到不忿,转身回?#32771;洌?#26159;女的,我?#28982;?#25151;休息了。”

  “你站住!你要是不想回家,就像你爸一样滚出这个家门,反正我也管不到你了。”她母亲气得浑身发抖,胸膛不断起伏。

  宁慈回头,不?#25233;?#20449;地看着她,咽下涌上喉间的泪意,大喊道?#39608;?#36208;就走!”

  说完,她疯了一般夺门而出。

  静谧的夜色撒入这座?#34987;?#30340;城?#26657;?#34903;?#31995;?#20154;群都在欢笑着,宁慈抹着眼泪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她也顾不上过往行人的侧目,心里祈祷:千万不要碰到不?#38376;?#35265;的人,我只要再哭十秒钟就?#26151;耍?#21596;……

  下?#24187;耄?#22905;就感觉肩膀被人拍了一下,隔着?#36335;?#20063;能清晰感受到那只手的热度,结果一扭头,她就看见了那张最不想见到的?#22330;?

  ?#24052;郟?#25105;刚刚看到你都有点认不出来,我们副班长怎么啦?”那张脸的主人戴着一顶黑色的棒球帽,笑得贱兮兮。

  她?#26151;?#29993;开陈清的手,怒目而视,“你走开!”

  陈清看清她脸?#31995;?#27882;珠,收敛了笑容,沉声?#23454;潰骸?#20320;怎么了,受欺负了?”

  越是有人安慰,宁慈反而抽噎得停不下来,居然在最不想示弱的少年面前丢?#24120;?#22905;索性捂着?#24120;?#36466;下身嚎啕大哭。哭泣间,她还透过直缝看见自己脚上趿着的粉色凉?#24076;?#36824;有停在眼前的那双黑色球鞋。

  大概是黑球鞋?#24509;?#27627;无?#25925;?#30340;哭泣弄得心?#24120;?#23601;连它也慢慢离开她的视线。宁慈心里蓦地一凉,抬起头四处张望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介意少年的悄然离去,大概是人在伤心的时候,总是希望有人能陪着自己的吧。

  马路对面那个熟悉的身影被她重新纳入眼?#26657;?#38472;清正在跟其他几个少年郎说话,他的手突然指向她的方向,还回头冲同伴笑言了几句。完了,他肯定再说:瞧那边哭得像条狗一样的女生,是我们班傲得不?#26657;?#20294;实际上处处不如我的那个副班长。

  陈清抬脚走来,宁慈故作淡定地看着他,但不知为何脸越烧越红,心跳声比鼓点还要密集。

  “你想笑就笑吧。”

  “我跟朋友说,今天要安慰一个泪包,改天再约”两人突然同时开口,陈清莞尔,“走吧,我带你去一个地方,保管你马上大雨转晴。”

  你才是泪包,你全家都是泪包!瞧你走路时两手插兜的样子,吊儿郎当的,真讨厌!

  4、暧昧心跳

  宁慈从来不知道这座城市还有这样的地方,彩色的霓虹灯比天?#31995;男?#26143;还要迷人眼,到处一片灯红酒绿。他们停在一个挺大的游戏厅前,宁慈犹豫了几晌才开口?#39608;?#26469;这里会不会不太好?”

  陈清斜睨着她,?#38712;?#20040;了,你不会从来没进过游戏厅吧?”

  宁慈经不起激,鼻子里发出哼哼两声,趿拉着凉拖昂首挺胸朝前走去,“你还不快跟上。”

  陈清垂头,掩?#26410;?#35282;的笑意,跟上前去。他?#25413;?#25152;有的兜发现都是空空如也,终于接受自?#22909;?#24102;钱包这一事实,抿了抿嘴说?#39608;?#23425;慈,你带钱了吗?”

  宁慈难得见他吃瘪,顿感心情舒畅,边掏钱买币,边嘲讽道:“哎呀,原来我们班长出来玩都不带钱包的啊。”

  陈清听着她那故作娇柔惊叹的语气,直恨得牙痒痒,他比了?#28909;?#22836;,“你现在就得意吧,待会儿我一定揍哭你。”

  宁慈哼哼两声,翻了个白眼,就你?

  “喂,你倒是快点啊。?#32972;?#28165;早已选好常玩的角色,歪着头催促旁边的宁慈。宁慈不理他,挑三拣四后选择了游戏中唯一一个女性角色——梳着双丫髻,身穿蓝色?#36335;?#30340;小萝莉。

  从陈清那风骚的操作来看,这应该是个经常光顾游戏厅的老?#31361;?#20102;,宁慈有些懵地看着自己选的小萝莉被肌肉男一脚踹得飞离三米,吐血倒地。

  ?#38712;?#20040;样,要不要我让你啊??#32972;?#28165;得意地挑眉。

  “我才不需要!”宁慈反而被激起了斗志,她又投了一个游?#32321;遙?#25343;出老师曾夸奖过的对待学习的钻劲儿,来钻研眼前的战局。成堆的游?#32321;抑?#28176;减少,陈清惊叹于她的进步,“你真的是第一次玩《街霸?#32602;?#30475;不出你还有这天?#24120;?#36319;我学玩游戏吧。”

  屏幕上,肌肉男被小萝莉以连环?#24525;?#39134;,小萝莉昂首挺胸走到肌肉男的尸体边,虎虎生威地耍了一套腿法。宁慈舒心地笑了,她突发奇想,将陈清的脸带人肌肉?#26657;?#24046;点笑喷,于是?#36136;?#30162;在尸体上补了两脚。

  ?#38712;?#20040;样?还打算揍哭我吗?”宁慈?#21019;?#19968;笑。

  “好吧,姐姐,我服了。?#32972;?#28165;举起双手作投?#24213;矗?#28216;?#32321;?#29992;完了,咱们走吧。”

  两人一前一后地出了游戏厅,宁慈追上他的脚步,犹有余兴地问?#39608;?#25509;下来我们去哪里?”

  陈清微笑?#39608;?#21508;回各家,各找各妈。”

  家?兴奋的情绪慢慢沉淀下去,宁慈垮着?#24120;?#32922;子突?#36824;?#21653;作响,她才想起晚饭根本没吃几口,兴致勃勃地开口道?#39608;?#35201;不我们去?#36828;?#35199;吧。”

  她掏光所有的?#25285;?#20063;就发现三张五毛的?#22870;遙?#24515;中更加绝望。

  ?#20843;?#21862;,我请你?#36828;?#35199;吧。”说完,陈清大步向前走去。

  他走得很快,宁慈小跑着才能跟他齐肩,?#25670;潰?#20320;不是身上没钱吗?”

  陈清轻笑?#39608;?#25105;妈就在隔壁街的棋牌室,我们走快一点,那里应该还没有关门。怎么样?跟得上吗?”

  宁慈面色微红,嗔道?#39608;?#23601;你这蜗牛一样的速度,我怎么可能跟不上。”

  “好,那我们跑吧。”他话音刚落,一把拽过宁慈的手腕,拔足狂?#32908;?

  ?#29677;媯 ?#23425;慈惊呼一声,然后放声大笑,她大叫着?#38712;?#24555;一点?#20445;路?#35201;把所有的郁气都?#23383;?#33041;后。这段路程并不算远,至少在曾为中考体育分苦?#25918;?#27493;的宁慈眼里是如此。他们跑到一座小楼下,陈清突然刹住脚步,宁慈不可避免地撞了上去,大概是她发育得太?#26151;耍?#39318;先?#37319;系?#24182;不是鼻子,而是胸。宁慈脸色爆红地倒退几步,靠着?#22870;?#22823;口地喘气。神经大条的男生并没有发现女生在昏暗路灯下羞红的?#24120;?#21453;而戏?#23454;潰骸?#36824;能站着吗?要不要我扶着你?”

  宁慈别开?#24120;?#21683;咳?#21462;?#24403;……当然能。”

  “那你先在楼下等我,我马上就下来。”

  她双手交叉在背后,仰头梳着楼梯间的灯光亮到了几楼。

  陈清并没有让她就等,宁慈看见他的身影,迎上去问?#39608;霸?#20040;样?怎么样?”

  ?#29677;牛?#29616;在是吃小龙虾的旺季,我们去吃小龙?#21898;桑俊?

  两人并肩而?#26657;?#23425;慈心中突然?#20937;?#19968;个念头:她才跟妈妈说过自己的朋友是女的,要是吃路边摊被亲戚朋友看见了肯定会说三道四的吧,到时候误会我就不?#26151;恕?#22905;连忙摆手,?#23433;?#22909;不好,这个天气坐在路边吃小龙虾会被?#20154;?#30340;,我们去吃快餐吧,附近有?#31995;?#22522;或者麦当劳吗?”

  陈清轻笑?#39608;?#21548;你的。”

  宁慈偏头看他,正想夸耀一番自己的英明决定,却突然呼吸一窒。陈清一直戴着的黑色棒球帽,或反扣,或斜扣,从来?#36824;?#35268;矩矩戴过一次,如今帽檐?#26149;?#31471;正地扣在他的额头上。而他的侧?#24120;?#28165;晰可见五个红色的指印。

  她的话音突然掐?#24076;?#38472;清疑惑地偏头看她,宁慈笑了笑,装作若无其事地回头。两人这一路相顾无言,早已没有先前的张狂与肆意。

  直到落座?#31995;?#22522;,陈清咬着可乐的吸管,支着头?#21019;?#22806;。他脸?#31995;?#25484;印消散不少,宁慈清了清嗓子,“其实,我是跟我妈吵架了才会跑出家门。我知道她独自抚养?#39029;?#22823;特别辛苦,我不想跟她吵的。”

  陈清扭头看她,?#23454;潰骸?#37027;你?#32844;?#21602;?”

  他投资失败后,为了转?#25735;撇?#36319;我妈离婚了,现在应该在外面躲债。”说完,心中五?#23545;?#38472;,眼泪唰地掉了下来。

  陈清慌了神,手忙脚?#19994;?#36882;纸巾,“额,你也别太伤心了,你?#32844;?#22823;概不想连累你们吧。”

  他抓狂地挠着头,女孩子为什么说哭就哭,居然连宁慈都是这样。陈清左顾右盼,突然露出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,“我跟你讲个秘密吧,除了你,我谁都没告诉过。前段时间,我?#32622;?#19978;了美容美发,还拿我开刀,怎?#24904;?#37117;?#23433;?#20303;,结果给我剃成了这样。”

  陈清摘下帽子,宁慈瞄了一眼,破涕为笑。他?#22870;?#30340;鬓角都被剃光了,前额发剪得像?#25151;?#19968;样,简直?#20063;?#24525;?#33579;?#35201;是让田可橙知道,她心目中酷酷的班长戴帽?#21448;?#26159;为了遮丑,指不定内心怎么幻灭呢。思及此,宁慈不知为何觉得心里有些怪异。

  “笑够了吧。?#32972;?#28165;悻悻地戴回帽子。

  大概是夜色容易撩动人的倾诉欲望,又或是气氛正好,两人有了共同的秘密,彼此聊得愈发投机。快?#20599;?#20869;切歌切到周传雄的《黄昏?#32602;?#38472;清突然呛得可乐都喷了出来,宁慈惊呼,退后闪避,她顺着陈清的视线?#24904;ァ?#19968;对小情侣正旁若无人地抱在一起亲亲啃?#23567;?

  两人相视一眼,满满都是?#38480;危?#23425;慈坐立不安,小声地说?#39608;?#21453;正我们都吃完了,要不咱们走吧?”

  陈清忙不迭点头同意。

  夜风吹得人醺醺欲醉,陈清哥俩好地锤了锤宁慈的肩,“跟你出来玩还挺开心的,下次再约吧,今天?#20154;?#20320;回家。”

  宁慈闷声道?#39608;?#25105;一点都不想回家。”

  陈清无语,给她看自己腕?#31995;?#25163;表,她惊呼?#39608;?#21313;点半了?!”她从不曾这么晚还?#36824;?#23478;,妈妈肯定特别担心,心里的燥热不安流经四肢百骸,压过了不想回?#19994;?#27668;愤。陈清送她到巷子口,两?#21496;头直?#20102;,宁慈匆匆赶回家。

  宁慈奇怪门居?#24187;?#38145;,轻轻一拉就开了,?#21534;?#37324;亮着?#24509;翟位?#30340;台灯,母亲坐在灯边垂泪,看见她归家,冲过去紧紧住着她的手臂,“小慈,妈错了,妈不该骂你。有人看见你爸回来了,还在小区附近转悠,妈只有你了,他决不能抢走你!”

  宁慈看着妈妈这些年苍老不少的面容,心酸地安慰她,“妈,我哪儿也不去,就陪着你。”

  4、粉红的情书

  自从那夜之后,宁慈的生活似乎并没有改变,妈妈绝口不提她晚归干了什么,宁慈也依旧是一个好女儿,但是又好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就好比现在——

  她正在跟田可橙坐在食堂吃饭,陈清突然长腿一伸,坐到了她身旁,笑嘻嘻地说?#39608;?#20854;它地方都坐满了,不介意的话拼个桌呗。”

  宁慈撇了撇嘴,不说话,她有些别扭该以什么态度面对他,却没有发现他说话时,一直注视着田可?#21462;!?#24403;然不介意,?#36824;?#20320;吃完了要帮我们收?#23433;团蹋?#22909;不好?”田可橙笑得好像吃了蜜糖。

  “好啊,乐意之极。?#32972;?#28165;也看着她笑。

  在宁慈和田可橙的交往间,前者更多时候是一个倾听者,适?#32972;?#36848;自己的意见,而后者就像一只唧唧喳喳的小麻雀,两人永远不会冷场。陈清跟田可橙好像什么都聊得来,篮球赛、科学?#21448;尽?#26126;星演唱会……宁慈?#32423;?#20250;插言两句,但更多时候,她茫然又无措地看着两人热切的交谈,心中有些挫败。

  这样的拼桌多了以后,宁慈在操场上逮住了陈清,打算问个明白,“你个变态,你是不是在跟踪我们?”

  陈清突然?#27425;兆?#22905;的肩膀,目光中有殷殷期盼,“宁慈,我以前觉得你特别高傲自大,做事总是带着功利心。但是通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我才发现你骄傲的外壳里有一颗柔软的心,你其实也是个挺可爱的女孩子。”

  宁慈先是被他的动作惊着了,听到前面一?#20301;?#21018;想发火,又被他接下来的话感动得一塌糊涂,她不自然地别开?#24120;?#24178;嘛说些奇奇?#27490;?#30340;?#21834;!?

  陈清突然?#25112;?#23567;声地说?#39608;?#20320;是我最好的异性朋友了,我想请你帮一个忙。”

  “请你把这个……”

  宁慈被气笑了,帮忙就帮忙喽,干嘛还要凑这么近说。忽然见他拿出?#24509;?#31881;红的信封,她的心突然跳得很快,脸上一片绯红,天哪,他不会是要告白吧!

  “交给田可?#21462;!?

  她的脸立即变得惨白,手指哆嗦地结果信封,?#38712;?#26469;,你?#19981;?#30340;是她呀。”

  “是,我?#19981;?#22905;,可是我又不敢向她表白,我怕听到她的当面拒绝,?#33402;?#26679;是不是特怂。”他太失落了,以至于看不到宁?#20154;布?#32418;了的眼眶,宁慈背过身,张了张口,喉间却像哽了一块小石子一样?#21693;埽?#22905;勉强道?#39608;?#25105;会转交给她。”

  说完,她捂着嘴跑开了,害怕他会听到她压抑不住的呜?#21097;?#26356;害怕他看见她的眼泪,那会让她仅剩的自尊心曝晒在阳光之下,这样所有人都会发现,在她心里,她正为曾经心动的人可能与好友相恋而?#21387;?

  宁慈背靠在转角的?#22870;擼?#32456;于忍不住失声痛哭。是的,曾经心动的人,她曾为他的一言一行而心跳加速,但她绝不承认?#19981;端?#37027;样一场还未来得及开始,就已经灰飞?#22530;?#30340;?#19981;叮?#22826;可笑,也太可悲了。

  一个戴眼镜的男生兴奋地冲进教室,用教鞭?#26151;?#25970;讲台,大喊道?#39608;巴?#23398;们,听我说,都听我说!你们猜我刚刚在操场上看到了什么?咱班班长给副班长递了一封信,还是粉红色的!最重要的是,我靠,他们还接吻了。”

  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,不少人在质疑,也有一些马后炮扬言早就发现了两人的奸情。田可橙坐在位置上,手一抖,笔也不知掉到了哪里,不可能,她明明能感觉到,这些天陈清待自己的与众不同。

  5、恶意伤害

  直到晚自习的铃声响起,宁慈才浑浑噩噩地走进教室,她定了定神,拿出试卷来做。田可橙突然?#23454;潰骸?#23567;慈,你……你下午放学后去哪里啦?我本来想找你一起吃饭的。”

  宁慈笔尖一顿,轻声说?#39608;?#24453;会儿下课再跟你说。”

  宁慈不知不觉做了两张试卷,恍然听到下课的铃声,她瞧着田可橙几番欲言又止,拉着她到了操场。今夜的星星都藏了起来,夜色阴郁得像一团化不开的墨。

  “我都听说了,陈清跟你表白了是不是,你们还……”田可橙的声音里带着哭腔。

  “你自己看吧。”宁慈掏出拣在?#36947;?#30340;粉红的情书,后知后觉怕她误会,又加了一句,?#20843;?#25176;我给你的。”

  说完,她头也不回地朝教室走去。这样也好,就让一切都结束在这里吧。

  几天之后,班?#31995;?#21516;学都惊奇地发现,以往田、宁、陈的三人?#26657;?#21464;成了如今的田、陈出双入对,而宁慈每天?#35272;?#29420;往,形单影只。这一天,学委趁着另外二人不在,凑到了正埋头做试卷的宁慈身边,“宁慈,你跟陈清?#30452;?#25197;啦?”

  宁慈跟学委并未深交,只是见了面点点头的关系而已,她淡淡道?#39608;?#25105;跟他又不熟,?#36136;?#20040;别扭?”

  “你就不要掩饰了,还不熟呢,我们都知道。那天在操场,你们……嘿嘿”学委露出了了然于心的笑意。

  宁慈脸色复杂,“你们都知?#35272;病!蹦训?#26159;那天自己痛哭的样子被班?#31995;?#21516;学看到了,所以知道了自己疏离田、?#38706;?#20154;的缘故?

  学委替她抱不平,“你没看到那两个人成天都恨不得贴在一起了,你就不打算采取点行动?这事她田可橙做的不地道,我平生最恨这样的人了,抢人?#20449;?#21451;还有理了?你放心,姐姐替你出头。”

  宁慈头疼,抢人?#20449;?#21451;是什么鬼?她怎么感觉学委跟自己的脑电波不在同一?#24503;?#21602;?她正想开口询问,不?#20185;?#35838;铃声已经响起,只好作?#30504;聊?#30528;下堂课后再去问也是一样,结果忙昏了头,再想起时已近黄昏了。她最近?#24187;?#24515;思都扑在了学习上,本想出去吃晚?#20572;?#21448;觉颇没胃口,干脆折回教?#26131;?#20064;题。教室门紧?#20806;牛?#25512;也推不开,大概是反锁了。宁?#26085;?#27442;敲门,却听见里头一声怒吼——“宁?#20154;?#22920;的就是个心机婊!”

  门外的宁慈又惊又怒,大力地拍着门,她当然听得出这声音是谁的,也自认并没有得罪过她。“啪嗒”一声开了锁,宁慈?#20219;剩骸?#20320;这是什么意思,凭什么这么说!”

  学委满脸怒容,好像恨不得冲?#20384;瓷人?#20004;巴掌,幸好被两个同学劝着拉住了,“陈清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,人家只是看在你是田可橙朋友的份上,?#24515;?#36865;封情书。结果你呢,故意迟交情书,还倒贴陈清,人家挺好的一对差点让你拆散了,小三!”

  “你眼红人家解开误会和?#26151;耍?#23601;唆使我去找田可橙的麻?#24120;?#32769;子还真上了你的当,冤枉了好人。幸亏人?#20063;?#31359;你的把戏了,不要脸的贱货!”

  宁慈气得浑身发抖,大喊道?#39608;?#20320;神经病,你在造谣!”

  她的大嗓门引来不少探头来看的同学,眼骨碌一转,突然钳住宁慈的胳膊,另一手扯着宁慈的头发,拖着她喊道?#39608;?#24555;来看啊,这是我们班的宁慈,红榜前十的人物,还插足别人的感情,是个现成的小三……”

  宁慈被她扯得头皮?#25487;矗?#25340;命挣扎,偏她力气奇大,又改去扯着宁慈的?#36335;?#23558;她拖了一路,宁慈哭喊?#39608;?#25937;救我,她乱讲的,救救我!……”

  最后这是惊动得教导主任和副校长都出动了,学委是被几个老师押到副校长?#19994;模?#23425;慈蜷缩在教导处的沙发上,?#22253;?#20027;任的柔声安慰充耳不?#29275;?#29677;主任看见这孩子蓬头垢面的模样,也心酸欲泪,就连她看了都是如此,孩子妈妈看见得心疼成什么样?

  “小慈。”宁妈妈不敢相信自己的孩子居然被人欺负成这样,她紧紧抱着宁慈,颤声道?#39608;?#23567;慈啊,妈妈在这里,不怕。”

  宁慈试着转动眼珠,瞳孔缓缓聚焦,她从?#35199;?#20013;惊醒,哽?#23454;潰骸?#22920;,他们都冤枉我,我想回家。”

  “好,妈妈带你回家,有妈妈在,坏人害不了你。”宁妈妈强忍着泪意,拥着女儿回家。她不能倒,孩子还需要妈妈在身边照顾,伤害孩子的?#36164;?#36824;没得到?#22836;#?#22905;怎么能倒下?

  最?#30504;?#23425;妈妈?#27927;示?#32477;了学校及对方?#39029;?#31169;了的提议,毅然决然向派出所报了案,结果,派出所验伤时,判定宁慈身?#31995;?#20260;为轻伤,给予了未成年孩子监护人罚款的处分。宁妈妈几欲疯狂,她不要钱,她只要那个毁了自己女儿的?#36164;?#24471;到应有的?#22836;!?

  一纸诉状递到了法?#28023;?#23425;妈妈在庭上出示了心理医生开具的宁慈?#20928;家钟?#30151;的病例证明,当她走出法庭时,未成年?#36164;?#24050;经被判决关入少管所进行为期半年的改教。宁妈妈笑?#20889;?#27882;?#39608;安?#21322;年,哈哈,你?#26151;?#20010;月就能赎清的罪孽,我女儿要用多长的时间才能淡忘啊。你应?#38376;?#26080;期?#21483;?#25165;对!”

  她的女儿?#26377;?#23601;乖巧懂事,优秀得足以让每个父母骄傲一辈子,她唯恐不能给女儿最好的,恨不得?#21693;?#30028;上所有的宝贝都奉到她面?#21834;?#22914;今却被人害得每天龟缩在家里,整?#20851;?#26790;连连,连简单的吃饭上厕所都做不到,她怎么能不恨!

  对方妈妈刚出庭,听到宁妈妈如此恶毒的话,忍不住扑过去抓她的?#24120;?#26159;你女儿先做出不要脸的事,凭什么要关我女儿啊。”

  一个男人突然挡在宁妈妈身前,将她甩开,“你女儿欺负了我女儿,你还想欺负我老?#29275;俊?

  晚自习,班上突然空了三张课桌,班上同学的窃窃私语连班主任都压不下,尤其是?#24050;?#30382;狂跳不止,种种迹象都令陈清极度不安。“喂,男主角。”一个戴眼镜的男生趁着班主任拍桌子愤而离去的空?#25285;?#36319;陈清同桌换了个位置。陈清皱眉,这什么奇怪的称呼?

  “你还不知道?班上三个女生都为你撕起来了,你魅力挺大的啊。”眼?#30340;?#37240;溜溜地说。

  “你什么意思,把?#20843;?#28165;楚了。”听到这意有所指的话,陈清更加?#21507;?#19981;安。

  “你还不知道吧,”眼?#30340;谢?#28982;,“给你看个?#24736;担?#36825;事都在学校论坛上传疯了。”

  《高校女生被霸凌,?#20054;?#20154;当众撕衣拖?#23567;?

  ?#24736;?#20013;的女生脸上打着厚厚的马赛?#32781;?#38472;清却隐隐觉得眼熟。?#24736;?#19968;开始只是两个女生在争?#24120;?#20854;中一个高大的女生突然暴起,扯着另一个女生的一路拖?#23567;?#34987;扯的女生不断哭喊着挣扎,?#36335;?#34987;扯到胸口处,露出了腰间粉嫩的皮肤和白色的内衣排扣。

  陈清脑子里一片混沌,冷汗浸湿了后背的?#36335;?#23574;叫声不停在他耳边回响——“救救我,我是被冤枉的,我没有当小三……”这声音是——宁慈!

  他蓦地起身,揪着眼?#30340;?#30340;衣领,眼球充血,“宁慈呢?”

  眼?#30340;?#32467;结巴巴?#39608;?#25454;说被她妈妈带回家了,今天下午就有警察带走了学委。”

  “那田可橙怎么也没来?”

  眼?#30340;?#26356;摸不着头脑,“我怎么知道,你们今天下午都没来,大?#19968;?#20197;为你们翘课约会去了。对了,两个女的为了你都打起来了,再加一个田可橙,你够可以的啊,你到?#32043;不?#21738;一个?”他用那种戏?#23454;?#30524;神看着陈清。

  陈清突然暴起,将他摔到地上,狠狠地踹了一脚,“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人搅事,才会……”他戛然而止,说到底,还是因为自己吧。

  他突然疯狂地夺门而出,绕着校?#23433;?#20572;地寻找。夜色中的校园是安静而无害的,女生宿舍楼下,一声高喊破坏静谧的校园——“田可橙!”

  陈清双手撑着膝?#29301;?#19981;停地喘息,田可橙站在宿舍楼下静静地看着他。

  “我看了那?#38382;悠担背?#28165;狠狠地闭了下眼,“我想知道,你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。”

  “没想到你一开口,还是?#23454;?#23425;慈。”田可橙走近,路灯下,她脸上那道半张脸长的红痕惊到了陈清,“中午的时候,我在宿舍休息,那个疯婆子突然一个寝室一个寝?#19994;?#25970;门,看到了我,二?#23433;?#35828;就扇了我一巴掌,这就是她留下的。”

  “你是真的?#19981;?#25105;吗?#35838;?#20160;么你眼里看到的、嘴里说的永远都是宁慈。是,我不如她宁慈会玩游戏,我学习也比不上她,我没有她优秀,她永远都是被人簇拥的中心人物,而我算什么?”田可橙仰头逼回眼泪。

  陈清盯着她,“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下午发生的事,告诉我,你在其中做了什么?”

  田可橙尖?#26657;骸?#26159;她宁慈先不?#23454;模?#22312;我下楼的时候,我一直在想,如果你第一开口关心的是我脸?#31995;?#20260;,我会原谅你。但是,我们?#36136;?#21543;。”

  陈清疲惫不已,?#28909;?#24050;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,他转身往回走,空气中只留下一声“好?#20445;?#20313;音环绕。

  6、结局

  宁慈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双脚放在地上,?#32771;?#37324;关得严严实实,门缝和窗户都糊上了几层厚厚的报纸。她有些渴了,她知?#32769;?#24471;从床上站起来,然后打开房门,再去?#21534;?#20498;一杯甘甜的水。但是她做不到,光是把脚从床上挪到地上就耗尽了心力。

  等妈妈回到家,她才解了干渴。宁妈妈坐在床边,进门之?#20843;?#23601;已经将眼泪流干了,“小慈,坏人已经被关到牢里了,再也出不来了。对了,你还记得?#32844;?#21527;??#32844;?#22312;老家做生意赚了不少钱,咱们跟着?#32844;?#21435;老家好不好?那里有你外公外婆在,老人家都念叨你好?#26151;恕?

  宁?#20154;?#30524;无神,轻声说?#39608;?#22909;。”

  班?#31995;?#19977;张?#20806;?#21464;成了两张,霸凌事件过去两天,大?#19994;?#28608;情冷却之后,恢复了以往的学习生活。班主任正在上课,陈清望着前方的?#20806;?#19981;自觉开始走神,她的书包还塞在课?#35272;?#27809;有带走。一个中年女人站在教室门口?#26151;?#25970;门,班主任有些?#40763;?#22320;迎上去,陈清敏感地?#36466;?#21040;了一句“我来拿宁慈的书包。”

  那应该是宁慈的妈妈吧,他突然想起,上一?#25991;?#24904;还跟妈妈吵架,哭着跑出家门,现在大概和?#26151;?#21543;?陈清几乎是数着秒针期待着下课,铃声一响,他迫不及待追在班主任后面,惴惴?#23454;潰骸?#32769;师,宁慈同学还会回来上课吗?”

  “难为你现在还记挂着宁慈,宁慈妈妈是来给她办休学?#20013;?#30340;,他们一家人准备今天就坐火车回老家。”

  “老师,我想请一天假,去送送她。?#32972;?#28165;颤声道。

  班主任拍了拍他的肩,“去吧,好好做个道别。”

  陈清跑出学校后,催着出租车司机以最快的速度到了火车站,他四处寻找,不停地呼喊着宁慈的名字。遍寻无果,陈清沮丧地捂脸坐在一旁的候车椅上,大概她已经走了吧,再也不会回来了。

  这时,一双黑色小皮鞋停在了他眼前,陈清眼睛一亮,“宁慈。”

  “谢谢你过来送我。”宁慈瘦削了许多,越发显得眼睛大而明亮,只是那眼神中再也?#20063;?#21040;陈清熟悉的骄傲。

  陈清欲言又止,“你……”

  他脑海中忽然?#20937;?#19968;帧帧画面,他们曾在?#34987;?#30340;街道肆意欢笑奔跑,快?#20599;?#37324;留下了他们的串串笑语……

  “如果没什么事的话,我先上火车了。”稍远处,注视着这里的一对中年夫妇应该就是她的?#25913;浮?

  他脱口而出?#39608;白?#20320;一路平安。”

  说完,他?#36335;?#36731;松许多,两人朝相反的方向走去,千言万语汇聚成这一句?#21834;?#25105;曾经心动的女孩,我绝不承认我曾经?#19981;?#36807;你,因为这对你是一种再次伤害,你大概是不会稀罕我的?#19981;丁?#31069;你能在另一座城?#26657;业?#19968;个温暖你、治愈你的男孩,他会守护你,让你不再流泪。

  附作者信息:

  笔名:一言清浅

  联系方式:15273428956

  qq:741932253

  姓名:?#25105;?#20432;

  地?#32602;?#28246;南省衡阳市常宁市青阳南路禧福家园B栋603

  ?#26102;啵?21500


极速时时彩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