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时时彩app下载|极速时时彩不能破解吗|

我为悦己者容

发布日期:2018-01-09 浏览次数:1174

  一

  七月,透蓝的天空,悬挂着火球般的太阳,云彩好似被火球烤化了,也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  我端坐在座位上,一手平放在课桌上,一手握着笔,对着课桌上平铺开的笔记本一动不动。

  因为闷热,鼻翼上凝聚着几滴晶莹的汗珠,好似随时都会掉下来。

  我保持着身体不动,侧眼看过去。

  教室外的阳光,透过密密麻麻的树枝投射进来,穿过半开着的玻璃窗,打在他的脸上,将他侧脸的轮廓映衬得更加清晰了。周身像笼罩了一层光,使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温暖和煦。

  我看着他,仿佛整个人都醉了。

  因为长久保持一个姿势,全身蔓延着酸涩的感觉,我忍不住动了动脖子,随着动作,鼻翼的汗珠落了下来,“啪”的一声掉落在课桌上,响起清脆的声音。

  ?#23433;?#35201;动!”他开口呵斥,但是手下的动作却不停,依旧对着课桌上铺开的宣纸涂涂画画。那认真的模样,仿佛再没有什么事能打断他了。

  我却一下子丢了笔,?#23433;?#34892;不?#26657;?#25105;要休息一会儿,我脖子都快断了。”

  闻言他气急败坏的跳起来,怒吼道,?#20843;招?#23567;,你可别不识好歹,让?#33402;?#20010;未来的大画家给你画像,可是你的福气,等我以后出名了,这画可就值钱了。”

  任他怒火冲天,我自岿然不动。

  “画家一般都是死了后他的画才开始值钱的,等你死了后都什么时候了啊!”我一边说一边活动着手跟脖子,忽然一道阴影覆盖了我的眼睑。

  我抬起头,正对上他的眼睛,他眼里的光亮让?#30097;?#36530;不?#21834;?

  他却一屁股坐在课桌上,伸手抬起我的下?#20572;?#23545;着我从头看到尾。他的眼神挑剔着我高高扎起的马?#29627;?#21448;挑剔着我一身板正的蓝白条纹的校服。

  他看着我的脸,摇头?#25991;裕八招?#23567;,其实你长的挺好看的,打扮起来肯定特别好看。你怎么也不知?#26469;?#29702;打理自己,女生不都爱打扮吗?”

  闻言我愣了,有那么一段记忆,从记忆深处倾泻而出。

  那年我五岁,爸妈因为要外出工作,把我送到了乡镇外婆家去。

  外婆信佛,每个月都会有两天时间住在庙里,而那段时间,外?#21866;?#20250;把我托付给邻居张阿姨家。我就是那个时候认识了他,他是张阿姨的侄儿。

  有一次外婆照例把我托付给张阿姨家,那是正值遇到中秋节前后。而张阿姨有一个姊妹,在城里开了个月饼加工厂,每到中秋节前后这段时间都会去帮忙,于是把我也给带去了。

  工厂特别大,人也特别多,人来人往的穿梭在工厂各个生产线上。张阿姨捧了一堆糖在我面前,让我自个儿玩。

  陌生的地方,陌生的人群,我就坐在那儿,一边剥着糖果,一边哭。

  他出现的时候,?#33402;?#22068;里含着一颗糖哭的上气不接下气,被自己的口水呛得?#28034;人浴?

  “哈哈,爱哭鬼,羞羞羞。”他站在离我?#24187;自?#30340;地方,对着我用手指刮脸。

  我闻声抬头看了他一眼,三秒后哭声如打雷一般爆发出来。

  他看到我哭得更厉害了,嘴里的糖跟唾液因为哭泣,融合在一起从嘴角溢出来。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。

  他在一旁急得抓耳挠腮,一个劲儿说,“喂,你别哭了。”

  我却不管不顾,他越让我不哭,我?#28034;?#30340;更加厉害。

  他急得在原地打转,忽然他说,“你别哭了,我带你去个好地方。”说完也不等我同意,拉起我的手就向工厂最里边跑去。

  最后我们在储物间停了下来,现在储物间门口的时候,他将中指竖放在嘴唇上,对着我做了个噤声的动作。我竟鬼使神差的停止了哭泣。

  接着他小心翼翼的推开储物?#19994;?#38376;,拉着我进去。来到一堆货物前,从口袋里抓出一?#35759;?#29916;糖,“诺,给你,这个特别好吃,你没吃过吧。”他说话的时候特别得意,带着一股炫耀的?#26049;?#24863;。

  我看着他手心带着点碧绿透亮的冬瓜糖,上面还沾染着白色粉末,?#25345;?#22823;动,不自觉舔了舔嘴唇。

  我看了他一眼,伸手夹了一颗冬瓜糖放进嘴里,特别甜,咬在嘴里有一?#36136;?#28641;的感觉,跟一般的糖果不一样,我一下子?#38138;?#20026;笑。

  他看到我笑了,也不由自主笑了。

  我一颗一颗吃着他手心的冬瓜糖,他?#27425;页?#24471;香甜,?#24067;?#20102;一颗放进嘴里,“今天的冬瓜糖好像更好吃一点。”

  门外响起脚步声,他忽然一下?#24433;?#25105;拉倒在地下,躲在凌?#19994;?#20648;物袋后面。

  我?#24187;?#25152;以的望着他,他只是做了个“嘘”的动作。

  我难得听话的随着他窝在地下,不发出一点声音。

  我盯着地板,直到地板上出现一双黑色皮鞋,我猛地抬头望向皮鞋的主人,他却拉着我猛的向外跑,口里还嚷嚷着,“啊,又被发现了,快跑。”我被他拉扯着,穿过狭窄的走廊,在一个出口处,撞到堆积的货物直接摔倒了地下。下巴重重的磕在地上,划破了一条小口子。?#30097;?#20986;摸到下巴有湿润的痕迹,于是不管不顾?#24052;邸?#30340;一声大哭?#20284;?#26469;。

  “你别哭啊。”他见我哭的厉害,有些着急的开口。

  可是他越说,我却哭的更厉害了。他急得不?#26657;?#20320;怎么样才能不哭啊。”

  我用手捂住下?#20572;?#21741;的一把鼻涕一把泪,“我毁容了,我嫁不出去了。”那时候的我虽然是个女孩子,却特别皮,撒丫子跑起来比?#24052;没?#24555;。

  外婆怕我摔倒,经常吓我说,“跑的太快,如果被摔倒了,很容易毁容的,毁容?#21496;?#23233;不出去了。嫁不出去就不能有好吃的糖果了。”所以那时候在我眼里,嫁不出去是一件特别?#29616;?#30340;事。

  他看着哭泣的我说,“你别哭了,如果你以后真的嫁不出去,我就娶你?#26151;恕!?

  听到他的话,?#39029;?#25277;噎噎的停了下来,脸上还挂着泪珠子,“真的。”

  “那当然,我是男子汉,说话一言九鼎。”他说话的时候,握着拳头,一脸肯定,阳光打在他的身上,仿佛镀了一层光,我不自觉就信了。

  “喂,?#25307;?#23567;,你在发什?#21019;簟!?

  他的声音打破我的回忆,我从记忆里?#21482;市?#26469;,对上他的容颜,脸颊?#27721;歟?#24102;着灼热的温度。

  我一把推开他的手,偏头掩饰自己的?#38480;危?#20320;还画不画。”我故作不?#22836;?#30340;问他。

  他听了一下跳到地上,然后在座位上坐下,“当然画,这下可别乱动了。”他嘱咐了一句就开始?#38391;鴇让?#30011;,而我依旧保持着最开始那个动作。耳边听到他画?#23454;?#27801;沙声,握?#23454;?#25163;心竟泛起点点湿润。

  二

  “噢!女神!”教室外响起一连串的打趣声,和?#20284;?#24444;伏的口哨声。

  肯定是林媛媛,她每次出现都是这样轰动的场面,想到这里我握着?#23454;?#25163;握的更紧了,条件反射的偏头去看他,果不其然,在听到外面的声音的时候,他手里的画?#25163;?#37325;的在宣纸上画了下去,笔尖受力直接断了,浓浓的墨迹在宣纸上晕染开去。

  他一下丢了笔,来不及说一句?#29240;?#25509;跑了出去。

  我的目光随着他的身影追逐着。

  果然他跑出去,径直走向林媛媛。

  透过玻璃窗,我看到林媛媛照例穿着一身白色裙子,及腰的长发披散开来,随意的在后面系了一条白色的?#30475;?

  微风吹起,裙摆跟头发随风飞扬,带着些飘逸的感觉。

  林媛媛是?#33402;?#20010;高中听他念叨得最多的一个名字,他从来不曾掩饰他对林媛媛的爱慕,只?#19978;?#33853;花有情,流水无意。

  林媛媛,学校公认校花,音乐系的才女,她?#19981;?#30340;是播音系的王子张宇。

  ?#24425;牵?#36825;样的两个人才是般配的。

  但是他的热情却并没有因为这种阻碍而熄灭,反而愈?#25509;?#21191;,他说,“正因为前路如此坎坷,敌人如此强大,才更能证明我强大的人格魅力。”

  每?#30475;?#26102;,我都嗤之以鼻。

  窗外的银杏树,在阳光的照耀下,在地上投射出一层层厚重的阴影。

  林媛媛怀里抱着乐谱,不急不缓的走着。他走到她的前面,倒退着与她面?#24742;?#32780;行。

  他对着她侃侃而?#31119;?#22905;不冷不热,像高高在?#31995;?#26376;亮,带着清冷的味道。

  他丝毫不以此为挫。

  我看到她皱?#36857;?#25105;也跟着皱眉。

  她皱眉他挡了她的路。

  我皱眉他倒转着走路,会不会在某个时刻摔倒在那个教室走廊跟操场间隔着的那条水?#36947;鎩?

  窗外的银杏树,叶子轻轻飘动着,偶有几片泛黄的叶子飘落在地上,像一只翩翩起舞的蝴蝶。

  我想是起风了,只是即使隔着玻璃窗,风带起的风沙依旧迷了我的眼睛。

  我转回头,看着课桌上静静躺着的宣纸,宣纸?#31995;?#32032;描人物画像特别逼真,只是画上脸颊的地方一个重重的墨印格外醒目。

  ?#30097;?#25163;将宣纸拿来手上,小心的端详了一会儿,轻轻对着那个墨印吹了吹,只是深深地印子依旧清晰醒目。而后我带着些郑重意味的将它收起来夹在笔记本里。

  我从课?#34013;?#23376;里拿出一个罐子,从罐子里倒出一颗糖。

  还是那种碧绿透亮的颜色,上面裹着一层薄薄的白砂糖。

  我夹起来丢进嘴里,细细的咀嚼,好像如当年一般味道,又好像变了样。

  窗外的声音渐行渐远,我再夹了一颗糖放里嘴里。整个味蕾都充斥着甜腻的味道。

  低头间我看到身上板正的蓝白相间的校服,再回头看到那一抹快到淡出视线的白色裙角。

  我就不爱打扮自己。

  因为我想让自己丑一点,难看一点,好让自己成为没人要的,嫁不出去的女孩。

  这样,是否我?#28034;?#20197;?#21364;?#30528;记忆中那个曾经郑重宣誓的?#27899;?#26469;娶我了。

  三

  自习课上,各种嘈杂的喧嚣声,伴随着翻书的沙沙声。

  在这种环境下,他的声音也就不显得那么?#22238;?#20102;。

  他说,?#20843;招?#23567;,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女生。”

  我眼睛盯着手里拿着的一本蓝色封面的课外书,恍若?#27425;擰?

  ?#20843;招?#23567;,你的书拿倒了。”

  闻言我一下子将书倒转过来,直?#25945;?#21040;他?#31181;?#19981;住的哈哈大笑声,我才发现被骗了。

  是的,我眼睛看着书,可是我的?#33041;繅丫?#39134;到?#21496;?#38660;云外去了,就在他带着讨好意味叫我的那一刻起。

  我有些无奈的放下书,书碰撞到桌面的时候,伴随着一声清脆响起,“有事就说。”

  听到我的话,他丝毫不?#25512;?#30340;从书?#34013;?#23376;里掏出一叠的信签纸。

  米黄色的颜色,带着些月亮的味道。信纸末端勾勒着淡淡的风信子。

  他把信签纸全部推到我的面前,?#20843;招?#23567;,你在这些信签纸上帮我写上九百九十?#21866;?#24773;诗吧。”

  我用中指跟大拇指夹起?#24509;?#20449;纸,拿在手里把玩,却并不说?#21834;?

  他伸手抓了抓后脑勺,玩世不恭的脸难得的带着一抹红晕,“林媛媛马上就要生日了,我想用写着情诗的信纸折九百九十九只千纸鹤给她。不是说女生都?#19981;?#36825;种花样吗?”

  我向他看过去。

  大概是我的目光太过于惊讶,以至于他有些?#25307;?#25104;怒了。

  他故作凶恶的吼了一句,“你到底要不要帮忙啊!”

  “帮,怎么不帮?”我回答的干净利落。

  只是握在两指之间的信签纸却被握得更紧了。

  他从来都是大大咧咧的,没想到还有这么细腻的?#24187;媯?#21482;是?#21019;?#19981;属于我。

  “这还差不多,也不枉我每天骑单车载你上下学。”

  上高中后我也?#19978;?#38215;搬到了县城。妈妈?#19994;?#25151;子?#25346;?#24046;阳错的就在他家附近。

  高中课程紧张,每天上课早下课晚,不放心我一个女孩子每天上下学,在得知隔壁邻居?#19994;?#23401;子跟?#30097;?#21516;一所学校,同一个年?#20572;?#29978;至会同一个班的时候,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去拜访,然后拜托邻居的儿子能照顾我一下。

  所以我的整个高中都是在搭载他的免费单车中度过的。

  此时听到他的?#27490;荊?#25105;不自觉笑了笑。然后拿过信签?#25945;?#24320;在桌面上。提起笔,凝眉思索间笔尖?#20011;?#22312;信签纸上落下一句话――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
  看到这句话,我自己也愣了一下,忙回头看他。

  只见他正拿着?#24509;?#31354;白的纸来来回回的实验怎么折千纸鹤,那认真的模样?#36879;?#20182;画画的时候是一样的。

  ?#30097;?#31245;松了一口气,正想着将这张信签纸藏起来,可是手才碰到,又停了下来。

  罢了,就让自己随心一次吧,他也未必能明?#20303;?

  于是我接着在信签纸上写下一句又一句的情诗,一摞信纸都被写满了。在这么多信纸里,最开始写的那?#24509;乓丫?#26174;得毫不起眼了。

  傍晚,太阳收敛起刺眼的光芒,变成一个金灿灿的光盘。那万里无云的天空,蓝蓝的,像一个明净的天湖。慢慢地,颜色越来越浓,像是湖水在不断加深。

  我坐在单身后座上,手里怀抱这一摞?#26149;?#24773;诗的信纸,耳边听着他的豪言壮语。

  他说,“林媛媛肯定会感动的哭的稀里哗?#29627;?#28982;后想也不想就同意了。”说?#26279;?#21704;哈的大笑起来,笑声?#20889;?#30528;得意跟志满。

  我听着耳边传来的他的爽?#23454;?#31505;声,头一次没有搭话,只是仰头看着天色。

  我想,再过一会儿,天应该就会完全暗下来了吧。

  四

  想象总是美好的,而现实却?#36136;?#19981;得?#24187;?#23545;的。

  在林媛媛生日那天,林媛媛根本就没有来学校。

  他抱着折好的千纸鹤,在原地转来转去,急得不?#26657;?#35910;大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掉下来。

  我最见不得他这个样子了,一下子从座位上站起来,“我帮你去打听打听!”

  说完就跑出教室,全然不顾?#20011;?#21709;起的上课铃声。

  没过多久我就回来了,还好是早自习,老师并没有那么准时进教室。

  我才坐下,他就立马摇晃着我的手臂问,“怎么样了,是怎么回事。”

  我一把扒拉来他的手,“你让我?#21364;?#21475;气啊。”我说完后他果真不动了,只是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我。

  面对他如此炙?#19994;?#30446;光,我如?#25991;?#23433;静的下来,稍稍喘口气就开口了,“今天她请假了,听其他人说是晚上回去?#25346;貴细?#32858;会。”?#25346;貴细?#26159;一家大型的ktv,平?#26412;?#20250;也都?#19981;?#21435;那儿。

  “那该怎?#31383;臁!?#20182;有些挫败,身体一软,整个背部在靠在椅子背上,椅子随着他的动作一动一动的。

  我见不得他这?#27425;?#31934;打采的样子,就说,“要不我帮你去送吧。我跟她也算是认识,去给她庆祝生日也说的过去。

  听了我的话,他摇晃着椅子的动作一下子停了,猛地抓住我的手臂,额?#25918;?#21040;了我的额头。我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。

  ?#20843;招?#23567;,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你一定要全力以赴,我的幸福生活?#28034;?#20320;了。”

  他靠的那么近,甚至能清晰感受到他鼻翼喷射而出的气息,脸不自觉的红了。

  ?#33402;?#24819;说什么,他就松开了手,站起来走开了,边走边说,“等事成后,我一定买一大袋冬瓜糖犒劳你。”

  他话音才落,我就顺手抄起旁边的一本书丢了出去,?#19994;?#20182;的背?#31354;泻?#24515;。

  看到他气急败坏的跳脚,我有些恨恨的,谁稀罕你的冬瓜糖。

  我见到林媛媛的时候,正是她跟播音王子张宇表?#36164;?#36133;的时候。

  她蹲在地下哭的毫无形象,我走过去把他那么用心做的东西递给林媛媛的时候时候,结果很显然。

  她直接顺手丢到了地下, 透明的塑料瓶在地下滚了好几圈,花花绿绿的千纸鹤滚落了一地。

  我发誓我?#31508;笔?#30495;的想走过去揍她一顿。可是我却默默走到滚落了一地的千纸鹤面前,一只一只的小心捡起来。

  回到家,我直接进了卧室,然后小心的把所有的千纸鹤倒出来,掏出纸巾,将千纸鹤上面的污垢一点一点的擦拭干净。

  再一只一只的用针线串起来,挂在我床的围栏上。

  我看着穿成串的千纸鹤,在风的作用下轻轻晃动,心里无?#22199;?#36275;。

  哪怕这只是他对她的用?#27169;?#25105;也愿意倾心相待。

  第二天我刚刚下楼,就见到他停着单车在楼下等我。

  一见到我?#25512;?#19981;及待的开口,“怎么样了,她是不是答应了。”

  看到他喜不自胜的脸,心里忽然酸酸的,我从书包拿出透明的塑料瓶一把塞他怀里,“我昨天没有?#19994;?#22905;。”

  他抱着我塞过去的塑料瓶,愣了一会神,而后忽然又塞回到我的手里,“?#28909;?#26152;天没送出去,今天也没必要再送了,你自个儿留着玩吧。”

  说完他上了单车,并示意?#30097;?#36710;。

  ?#39029;?#40664;无语的坐在后座上,怀里抱着塑料瓶子,上面好似还有他残留的温度,灼热的烫人。

  五

  上午第一节课是语文课,语文老师评讲卷子。

  说到一个阅读题的时候,有同学举手说这个题目有问题。

  闻言语文老师看向我,示意我说说看法。

  我看到干?#22351;?#27809;有一点墨迹的试卷,一时呐呐不知道如何开口。

  语文老师走到我旁边,?#38391;?#25105;的卷子,看到上面的空白,不自觉的皱眉了。

  “怎么回事?”这是昨天布置的作业,我却没有来得及写。

  我从座位上站起来,半天也只说了一句,“对不起。”

  语文老师也不说话,只是用手指了指教室外面,我有些认命的?#38391;?#35797;卷走了出去。

  才刚走到外面,他的声音就传了过来,“老师,我昨天也没有做卷子,我也出去听课吧。”说完不等语文老师说话,径直向我走来。

  一?#24067;?#30340;诧异后,教室又回复?#20284;?#38745;。

  我有些疲惫的靠在白色的?#22870;?#19978;,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。

  “喂,你这个一直以来的好学生,怎么会忘记了做作业。”他踢了踢我的脚尖。

  我没有立时答话,只是偏头看他,过了好一会我才说,“那你为什么要跟我一起站出来。”

  他学我一样靠在?#22870;?#19978;,甚至还?#26151;?#30340;踢了踢脚边的一颗碎石头,“因为我也没有做啊。”

  我一时哑然,望着不远处的银杏树,陷入了?#20102;肌?

  我不会知道他为什么会在那一刻选择跟我一起站起来,就如他不可能知道为了不让他知道自己的心血被一把扔在地?#31995;?#20107;实,我?#26151;?#19968;晚?#31995;?#26102;间,重新折?#21496;?#30334;九十九只千纸鹤,原样还给了他。给了他一个没有?#19994;?#20154;这样的谎言。

  身侧的手指微微蜷缩了一下,还带着清晰的酸痛感。

  下午放学回家,我坐在他的单车后座上,张来双臂,仿佛自己要飞起来了。

  突然他一个急刹车停了下来,我的额头重重的撞到他的后背上,“怎么了啊。”我开口抱怨。

  他根本来不及回复我,直接下了车向左边的巷子走过去。

  而因为他下车,单?#24471;?#26377;了支撑,我坐在后座上,差点跟单车一起倒地。

  “顾念,你个混蛋!”好不容易才在地下站稳的我开口就骂了一句,偏头看到他的时候,剩下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口了。

  巷子里不是别人,只是林媛媛,他被一个头染成墨绿色的混混围堵在巷子里。

  吓得瑟瑟发抖,平时的女神气质全无。

  只见他走过去从混混身后就是一拳,将混混直接打到在地上。

  走上前?#36879;?#20102;个飞毛腿,混混在原地滚了一圈,狼狈的爬起来,边往外跑,边放下狠话,走到巷?#26144;?#21475;的时候不小?#38476;?#20102;一下摔倒了,导致他刚刚说出的狠?#24052;?#24913;力全无。

  我是个典型的好学生,实在见不惯男生打架,可是不得不承认他撸袖子的动作帅呆了。

  他牵着林媛媛像我走来,那小心翼翼的样子就像捧着一件稀?#21202;?#23453;。

  ?#20843;招?#23567;,你今天自己回去吧,我?#20154;玩?#23195;回家。”

  然后我眼睁睁的看着他牵着她坐上了我平日坐的位置。她环着他的腰,他温柔嘱咐她坐稳一点。我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个消失得再也看不见了。

  我没有如他所言自己回去,而?#20197;?#22320;坐了下来。

  墨色的浓云?#36153;?#30528;天空,仿佛一个阴郁的孩子。

  时不时传来几声炸响的雷声,我仿若?#27425;擰?

  他再次出现在我面前的时候,天?#20011;?#24555;完全黑下去了,时不时有几滴小雨滴滴落在我的脸上。

  “你怎么还没回去啊。”他看着我有些生气,然后?#21584;?#21333;车后座,“快?#20384;礎!?

  我木然的站起来,却没有向他走过去,而是径直向?#30333;摺?

  “快?#20384;窗。?#20320;在?#36136;?#20040;。”他从后面抓住我的手臂,把我往单车后座?#20384;?

  我却突然发火了。

  我一把挥掉他抓住我手臂的手,大吼道,“别人坐过的地方,我才不要坐。”

  他愣了。

  我也愣了。

  我们互相看着对方,最终他放开了他的手。

  我看到他放开手,低头看了看脚尖,而后默默转身向?#30333;摺?

  在我转身的时候,他一下从单车上跳下来,慢我半步跟着?#30097;?#21518;推着单车走着。

  “轰隆隆……”

  大雨伴随着雷声倾盆而下,大滴大滴的雨水打在我的脸上,冰凉?#20889;?#30528;疼痛的感觉。

  一身被雨水打湿,成了名副其实的落汤鸡。

  前额的斜刘海湿濡成一团,紧紧的贴在额头上,雨水顺着头发滑落到脸上。

  满脸都是水,眼睛带着胀痛的感觉,我分不清是眼泪还是泪水。

  刚到他家门口,他妈妈就出来了,看到我们两个落汤鸡的样子,一边吩咐他快去洗澡,一边拿出干毛巾给我擦拭头发,嘴里抱怨着,“怎么这么晚才回来,要早点回来,怎么会淋这一场雨。”

  他看着我不说话,我低头回避他的眼神,任由他妈妈给我擦拭着头发。

  等我回到家,倒头就睡了。

  不出意外,第二天就发了高烧,因为这次感冒,我在?#33402;?#25972;休息了一个星期,期间他一?#25105;?#27809;有来过。

  直到一个星期后,我还躺在床上不想起?#29627;?#22920;妈进屋说他正在楼下等我一起上学。

  妈妈的声音传到我耳朵里有些仿佛,好像经历了一个光年那么久远。

  呆愣片刻后,我猛地从床上爬起来,迅速的穿好衣服下楼。

  在楼下,他背对我而立,听到我的脚步声也没有回头,只是自己上了车,然后催促我快点。

  我看着他的单车,铮亮干净,明明是一部新的单车。我默默的上了车,想开口问一句怎么换了车了,却怎么也说不出口。

  只是在以后的某一天,从他妈妈嘴里听说,他那天回到家就嚷嚷着要?#24576;擔?#20182;妈妈以?#24471;?#26377;坏的理由拒绝了,而他直接拿出?#20381;?#30340;小铁锤将单车给?#20381;昧恕?

  我只觉百般滋味在心头,却说不出一句?#21834;?

  六

  马上快要高考了,艺体生可以提?#23433;慰迹?#22914;果遇到艺术成绩特别优异的还能提前被?#26082; ?

  他虽然不是艺体上,但是画的一手好画,于是他也参加了艺术考试。

  从他去参加的那一刻起,我就知道他肯定会胜利而归。结果不出所料,他在几百个艺术特长生中博得头?#38126;?#34987;?#25345;?#21517;学校?#32856;衤既 ?

  放学铃声响起,同学们三三两两的走出教室。

  我却依旧坐在座位上,没有一点要离开的样子,我看着旁边空?#21561;?#30340;位置,不知怎么的,心好像也空了一团。

  渐渐的,教室里只剩下我一个人,我回望四周空?#21561;?#30340;教室,终于木?#24509;?#36215;身收拾课本。

  我抱着课本正?#24613;?#31163;开,在看到迎面走来的身影时停住了脚步。

  是林媛媛。

  她站在我面前,礼貌的微笑,“顾念跟几个好的哥们出去庆祝了,让我帮忙收拾一下东西。”

  我将手里的课本紧紧的怀抱在怀里,不说话,侧身让出位置让她进去。

  要收拾东西何必麻烦林媛媛,我帮忙岂不是更加?#22870;恪?

  这其中意味着什么我不想去深思。

  在看到她伸手去拿那本蓝色封面的笔记本时,我一下开了口,“那是我的。”在?#30097;?#20986;手去抓笔记本的时候,她忽而松手,墨色笔迹的人物素描随着笔记本的落地也飘落到地上。

  不等我弯腰去捡,她?#20011;?#25441;起来了。拿在手里仔细端详了一会儿,笑着开口,“?#24653;?#20320;做了那么久他的人物模特,不然也不可能那么熟练的把我画的那么逼真。”

  她声音清脆,乍一听似那黄莺出谷,鸢啼凤鸣,清脆嘹亮却又婉转柔和。我就站在她面前,默不出声。

  忽而她又笑了,“这?#34987;?#27809;画好,我让他重新帮你画吧。”说着就要将画像收起来。

  我却一?#35759;?#20102;过来,?#23433;挥昧耍?#25105;想这样就很?#26151;耍 ?

  对上她惊?#21364;?#24853;的眼神,我晃若未见。

  我跟他之间,哪怕什么也不是,我也不需要旁人来替他做主。

  七

  红日西?#20445;?#33853;日的余晖染红了半边天。

  ?#33402;?#22312;报亭,手里拿着一本地方风俗的书。在一页印着一棵特别大的枫树上停了下了。

  我看到上面有?#20113;?#30340;介绍,枫树代表相?#21152;?#29233;情。

  而这棵枫树?#20011;?#21382;了几百个年岁了,坐落在东区老城。

  相传,只要跟?#19981;?#30340;人一起结伴绕着枫树三圈,那么两个?#21496;?#20250;一直幸福的在一起。

  我想起上次经过老城区的时候,见到过那棵枫树,的确很大,大概要三人合抱才能抱住,难?#20540;笔?#37027;里会有那么多人。

  爱情是一个美好的东西,渴望拥有的人太多了。

  我拨打了他的电话,良久电话那头才传来他略带嘶哑的声音,大概是喝?#21496;?#30340;原因,他说,“什么事?”

  我说,?#24052;?#19978;我想去东区老城游枫林,我一个人害怕,你陪我吧。”

  电话那?#20223;猿了急?#31572;应了,我?#19994;?#30005;话,心一直跳个不停。我第一次觉得时间是如此漫长。

  月明星稀,暗沉的天空因为星星跟月亮的到来显得尤其明亮了。

  我一个坐在枫树下,偶尔有几片叶子飘落,落在我的头发上,衣服去,我却没有心思去理会。

  手里的手机被我翻来覆去把玩着,路上行人越来越少,到最后只剩下我一个人了。

  我紧了紧衣服,环抱着因为冷而?#31181;?#19981;住要颤抖的身体,身上好像染上了一层薄雾。

  我靠在枫树干上,望着片片红枫,即使是夜晚看的不甚清楚,也不能忽视那种惊心动魄的?#35272;觥?

  手心因为振动产生酥麻?#26657;?#25105;看着来点显示上他的名字,才刚刚按了接听健,就听到他火急火燎的声音,?#20843;招?#23567;,我今晚有事,所?#24742;?#26377;来。。”

  “哦。”

  ?#20843;招?#23567;,你不会?#32929;?#20046;乎的这么晚还等着吧。”

  我看了看手机上显示的时间,二十三点五十五?#37073;?#21448;看了看空?#21561;?#27809;有一个人的四周,我像平时一样吼他,“怎么可能,想让本小姐等你这么久,你拉倒吧。”

  “那就好。”电话里传来他如释重负的声音。

  隐约?#26657;?#19968;个女子的声音穿破手机传过来,一如之前的灵动婉?#36857;?#25105;忽然觉得更冷了,一下子挂了电?#21834;?

  我不是想这辈子跟你相守一辈子,我只是祈求下辈子我跟你能别在有缘无份。

  八

  回到家?#20011;?#20940;晨两点了,我倒头就睡,睡梦中我被噩?#23614;疲?#20223;佛一直在追逐?#25345;侄?#35199;,却永远差了一步,最后?#33402;?#20010;人都陷入?#26197;?#37324;,前方一片黑暗,我猛地惊醒过来。

  我坐在床上,一身都是汗水,不停的喘息着,忽?#22351;?#35805;铃声响起,我看到来电显示他的名字,忽然不那?#26149;?#24597;了。

  至少在我如此害怕受惊的时候,终是他陪在我的身边,哪?#36718;?#26159;声音。

  我拿过手机,按下接听健,冰冷的金属外?#29301;?#20223;佛带着灼热的温度。

  电话里传来他兴奋的声音,他说,?#20843;招?#23567;,媛媛答应做我女朋友了,你是我最好的朋友,我想第一时间告诉你。”

  一时间我如坠冰?#36873;?

  第二天,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外洒进来。我从床上爬起来,静静的站在旁边的立体穿衣镜?#21834;?

  良久,我从衣柜里翻出从不曾穿过的素白色蕾丝花边的连衣裙,放下常年扎起的马尾。

  略施粉黛,对着镜子展颜一笑。

  我带着一个全新的自己下楼,却在楼梯的转角处与他不期而遇。

  他看着我,眼里闪过一丝惊讶,而后又?#25351;?#20182;那副玩世不恭的表情,?#20843;招?#23567;,我就?#30340;?#25171;扮起来肯定特别漂亮,看吧,现在知道我说的没错了吧,你以前就应该这?#21019;?#25198;。”

  我高傲的扬起头,“女为悦己者容,你又不是我的悦己者,我为什么要为你而容。”

  他听了我的话,笑着抓抓后脑勺,“?#24425;青浮!?

  他的笑明亮温润,如当年初见的模样,我重重的哼了一声,带着不可一世的骄傲,却在转身的刹那泪如雨下,你这个混?#21834;?

极速时时彩app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