极速时时彩app下载|极速时时彩不能破解吗|

幻镜

发布日期:2018-01-02 浏览次数:1837

  人设说明:

  夏天,男主人公,性格与普通人无异,有些懦弱,经常自怨自怜,自私自利,为了自己的利益可以不择手段,却又反过来安慰自己是别人的错。计算机工作者,因此有广泛查阅资?#31995;?#33021;力。

  安静,女主人公,一头短发,清丽出尘。性格开朗活泼,乐观向上,坚强也善于伪装,有自己?#30007;?#24515;计。


  小说大纲:

  男主人公夏天在某一日发现自己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,这里的一切都像是由?#31995;?#32534;导的傀儡戏,在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,即永远在过9月23日。周围的人都像被抽出了灵魂,只剩下一具躯壳在干那日他们该干的事。夏天多次尝试无果后频临?#35272;#?#24819;要自杀,却在此时遇到了安静。

  安静跟他一样,也是这个世界的“活物”。她是个活泼开?#23454;?#28418;亮女孩,在只有他们俩的世界里,很快?#22836;?#34383;了夏天,两人坠入爱河。安静很思念她在另一个世界的家人,夏天为爱人烦恼,想道如果有方法,宁愿牺牲自己也要换安静阖家团聚?#30007;?#31119;。

  安静约他去图书馆,夏天在安静拿过的书旁边?#19994;?#20102;一本小说。书中写道的事竟与他所处的日复一日的世界一模一样。小说内容是男主人公在这个异世界里遇到了爱人,这个爱人知道回去的方法,并且是带着目的接近他的,想要男主自愿为她“献祭”。男主人公虽然最后知道了她?#30007;?#24605;,却还是牺牲了自己让她回去了。

  夏天作出?#21496;?#23450;,他将一切准备好,在零点触碰安静的“媒介”——桌子,想要送她回去。行动好像有点起色的时候,本该熟睡的安静突然进来了。夏天这时候好像明白了,这是安静为了回去设下的圈套,从一开?#21152;?#21040;他、让他爱上她、带着他发现回去的方法,最终都是为了让夏天心甘情愿为她献祭。夏天明白了,却仍然表示愿意为她牺牲,安静被深深地感动了,终于完全爱上了夏天,对夏天的爱已经比回去的念头重要了。

  就在此时,夏天却把自己的“媒介”——?#24187;?#38236;子?#24895;?#20102;安静,零点的?#30001;?#25970;响,变成了安静在为他献祭。原来夏天凭借着自己是计算机工作者,查到了安静不知道的资料。这个幻镜?#26657;?#23186;介”只能是镜子,他触碰的根本不是安静的媒介,只是想演一出戏让安静真正爱上自己,从而心甘情愿为他“献祭”。

  夏天回到了正常世界,安静的痕迹也全部被抹去。夏天想起这个女孩,突然意识到那本书——那?#38745;?#32469;着他们命?#35828;男?#35828;,究竟从何而来,是谁所写,为什么会与他的真实经历这么相似。所有线索都指向一个结论——这本书就是平行时空中回来的自己所写。屈服于命运也为了让幻镜世界中的自己出来,夏天提起?#24066;?#19979;这本小说……


  正文:

  一、

  这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秋日早晨,两团火一样?#30007;?#40479;从灌木丛上扑棱?#21892;穡?#26641;?#30097;系?#21494;片簌簌低语着昨日的见闻,拂晓的阳光在窗棂上碰了个包,便?#24509;?#23556;进房间的床?#20384;礎?#30007;人翻了个身,再一次被晨曦的热情迷了眼,只得揉揉眼转醒过来。

  夏天看了眼腕?#31995;?#34920;,指针夸张地指着180°,“?#36136;?#25165;六点啊。”他嘟囔着起身下床,床前?#30007;?#38236;子里眏出的是一个胡?#27704;?#30900;神色迷离的男人的?#24120;?#30422;着的被褥被揉出深深的褶皱,活像人弯下去的嘴。

  打开冰箱,跟所有单身汉的冰箱一样空空荡荡,夏天只得给自己倒了杯水,揉了揉还有些酸胀的眉眼,准备去楼下那?#39029;?#21435;的店里买早饭带去公司吃。这一天天过的,真的算“日复一日”啊,夏天悲哀地想到。

  等到?#35828;?#20869;,队伍跟昨天一样长,夏天排到最末尾,百无聊赖地掏出手机把玩。

  “叮”的一声响,夏天知道这意味着什么,新短信来了。虽然知道无非是营业厅讯息或者快递消息罢了,他还是退出正在看?#30007;?#38395;打开信箱。

  “您好!您的手机已欠费37元……”

  欠费?不是昨天欠的费么?他当时也缴费了啊……看看信息的时间,的确是刚刚收到的。现在的营业厅都这么不敬业了吗?夏天蹙了?#36857;?#22797;又打开新闻看。

  手指轻车熟路地在?#32842;?#19978;滑动点击,神情却越来越不对劲。不对……“?#20185;?#36335;发生爆炸事件”这条新闻他百分百确定是昨天发生的事!夏天慌忙看手机自带的时间,9月23日,没错啊,昨天是9月22……不!他记得昨天才是9月23日!

  一声怒斥灌入他的耳朵,暂时抽走了他惊愕到不能转动的思绪。他茫然地抬头望向声音的方向,原来是他前面的一个?#24515;?#27169;样的大叔在叫?#21834;?

  “对,我知道?#20449;品?#20080;完了,但你们店不就是满足顾客需要的吗?我今天就要?#20449;品梗 ?

  ?#22253;眨?#37027;个?#24515;?#20154;甩了甩公文包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,圆睁环眼,下巴?#31995;?#32905;都在层层抖动。

  没有人注意到夏天的脸色刷地惨白,像被人当面一盆白漆从头淋下,一双眸子里尽是惊惧的神色,气急的男人在夏天的墨色瞳孔?#24184;?#26355;。眼前的一幕不?#20204;埃?#20934;确地说,昨天早上这个时间点,已发生过一遍。

  这里?#24509;?#24120;。他再没心情吃早饭,赶紧搭地铁准备去上班。他脑子里的想法太多,?#36335;?#26377;蚊虫嗡?#35828;?#21709;,最后抽丝剥茧,只剩下一句话在脑海中倒带回响。这里?#24509;?#24120;,这里?#24509;?#24120;。他只想去工作的地方看看熟悉的同事,跟他们笑着说早上经历了一件?#36136;攏?#20182;甚?#26009;?#24565;他暴躁的老板,毕竟他们都是他在这个偌大的城市里熟识的一群人,跟他们在一起,?#20173;?#19978;手机奇怪的消息和每天都在要?#20449;品?#30340;大叔好受的多。

  急急忙忙地走进办公室,在自己的桌?#30333;?#19979;,邻桌的同事“小平头?#20445;?#22240;为他只知业绩不重仪表,终年剃的是板寸,夏天暗地里如?#31169;?#20182;。“小平头?#34987;?#26159;一如既往地来得很早。夏天主动跟他打招呼,“小张,又来的这么早啊?”

  小平头没理他,这着实出乎夏天的意料。没听见么?于是他又叫了一声,“小张??#20445;?#35828;着胳膊肘还戳了?#20102;?

  没有回应,小平头目不?#31508;?#22320;看着电脑?#32842;唬?#25163;指飞快地在键盘上跳跃,敲打出串串代码。

  夏天楞在那里,他不知道该作何反应。他的大脑已经被连续发生的明?#22278;徽?#24120;的事冲击地丧失了基本思考的能力。?#36335;?#35768;久许久后,那些吸收全身机油的珍贵齿轮才开始转动,一个想法连连踢着夏天的大脑,不疼,一?#30424;?#26469;只发出空洞的声响。

  昨天的差不多这个时候,小平头发现了自己缺了一叠文件,向夏天借来去复印。如果……如果他真的又要过一遍9月23号,如果今天真的过成了昨天……那么……

  他?#32842;?#22320;、不发一言地?#21364;?#30528;命?#35828;?#21028;决。

  片刻后,小平头动了,他侧过身来对着夏天说,“我没有那份xx文件,你的借我去复印下好吗?”

  一句话,?#29976;?#20010;字,悬在夏天头顶的达摩克利?#24618;?#21073;倏然坠落,他看到自己的头颅落地,鲜血蜿蜒成小溪。

  他疯狂地?#27704;?#20844;司,像?#27704;?#30127;人?#28023;?#20914;到?#31169;?#36947;上,这个城市依旧车水马龙,他一个接一个地跟行人打招呼,推搡他们拉扯他们,他们?#26149;?#26080;反应地向?#30333;擼?#30524;神古井无波,又或者空?#27425;?#29289;更贴?#23567;?

  像满城?#30007;?#23608;走肉,或者被?#31995;?#30340;线缠绕着演一出牵线戏的傀儡。只剩他一个有灵魂的躯壳,在跑,在喊?#26657;?#22312;震惊,在迷惘,在无措,在痛哭。

  如果不是我疯了,就是整个世界疯了。他想到。

  不,我没有疯!一定是……这整个世界都疯了!


 二、

  “没有?#33579;?#26681;本没有?#33579; ?

  一声怒吼划破了夜幕,东方一片鱼肚白,太阳在远处探着头,而站立在街?#31995;?#20317;偻身影,活像一具刺破夜幕的巨大?#22368;恰?

  夏天手撑着膝弯腰站在马路边,沿着胡茬留下来的液体不知是汗是泪,他的眼睛,盛满了疲惫和绝望,像宇宙中的黑洞,吸收了周围的一切光线,变?#26432;?#26753;?#31995;?#20004;个漆黑空洞。

  “为什么?”

  他榨干肺里所有氧气大喊出声,话音落地的时候,他脱力般倒了下来。

  大概半个月了,世界疯掉差不多半个月了,他没法计数,即使想学流落荒岛的鲁滨?#25151;套?#35760;录日期,痕迹也会在第二天自动抹去。从那天开始,世界就一直在过昨天,一直在循环9月23日,每个人除了他像丧失了灵魂一样机械地干着9月23日他们干的事,如此如此,日复一日。

  手机里每天准时收到欠费信息和9月23日?#30007;?#38395;,?#24515;?#22823;叔每日为早餐生气,小平头每天都在缺文件。夏天?#24616;?#21453;抗,他在大叔面前指责他不体谅店员,拒绝递给小平头文件。没有?#33579;?#20570;什么都没有?#33579;?#22823;叔面不改色地看都不?#27492;?#23567;平头拿着空气去打印,又拿着空气回到座位。

  简直像机器人,9月23日做过的事就是输入的程序,任何违反程序的事件他们都不会做。

  夏天甚?#26009;?#36807;,他如果拿刀子捅了一个人,那个人是不是还是会若无其事般执行程序,肚?#30001;系目?#31423;?#39318;?#34880;。想这些的时候他的嘴角扬起一个狰狞?#30007;Γ?#24102;着对整个世界的仇恨。

  他最近日日撑到凌晨还在街上闲逛。因为零点是这个世界最神奇又可笑的时间,原本路上还在开的车子,午时一到,?#25512;究?#28040;失,人亦如此。夏天知?#28291;?#20182;们是结束了又一日的循环,回到了23日最初他们在的地方。

  没有?#33579;?#20570;什么都没有用。发现越多,他就觉得自己越无法?#27704;耄?#36825;里太可怕了,那种力量,在零点把一切都回归原位的力量,完全超出了他的?#29616;?#29978;?#33080;?#20986;了自然!他是学计算机的不是研究?#36164;?#30340;,况且孤军奋战的人,哪里有胜算呢?

  这就是他绝望地倒在这里的原因。

  是不是这样更好呢……他用颤抖的手从腰间摸索出一柄刀来。是不是……这把他原本想戳穿这个世界的?#21486;?#21050;向自己会更好呢。

  攥着刀柄的手抖得厉害,心脏在左边,他跟自己的意?#38745;?#26007;,试图将刀一寸寸往下移。同时浸透眼珠的泪水?#25165;?#28459;了面颊,?#20197;?#22320;上无声无息。

  “哐当。”

  刀和泪一起掉下,刀面反射着清晨太阳的光,亮?#20040;?#30524;。夏天蜷缩起身子,手抱着小腿,婴儿还在母体中的姿?#30130;?#21757;?#39318;?#25273;眼泪。

  他真的是个懦夫,连终结自己的生命都做不到,一想到这个,他就觉得身体像一点点腐烂下去似的,渐渐融化成一洼黏糊糊的液体,再被吸进地底下去,留下的只是衣服。

  可是就在这时候,软软濡濡的声音灌入他的耳朵,“那个……你还好吗?”

  他惊异地抬头,是一个像在晨跑的女孩,一身利索的运动装,齐耳的短发,香汗淋漓,愈发衬得她青春活力、朝气蓬勃,就像她身后初升却绽出巨大光芒的朝阳。

  这?#36136;隆?月23日,可没发生过啊。

  小小的人儿摇曳在夏天的瞳?#19990;鎩?

  “你……难道你也是……”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响起来,微弱却充满了希望。

  女孩随即反应过来,苦笑一声,“是啊,我来这个世界,已经好几年了。”


  三、

  他们恋爱得?#36335;?#29702;所当然。

  她叫安静,人却不如其名。她一点儿不安静,反而活泼好动,?#32469;?#31505;起来的时候,眉弯下好似有一汪海,里面盛着个琥珀色月亮,萤虫都急切地想夺取她的眸光,整个世界都在她的眼中明媚起来。最让夏天痴迷的是,她有着普通女孩子不具有的坚强,夏天扪心自?#21097;?#22914;果是他来到这里几年,他也做不到安静那样能每天平静地晨跑。这样的女孩,就算不是在只有他们俩的世界里,夏天也会被她吸引的吧。

  她像一道光照到夏天所处的昏?#21040;?#33853;,把这个绝望迷茫的人从地狱拯救回来。连续几个月,他们苦中作乐,?#20302;?#28316;进电影?#27721;?#28216;乐场,没有人管他们,他们在电影院里大喊大?#26657;?#22312;照相馆里自拍。一个人孤独地在这里可能会被?#21697;瑁?#20004;个人在这却意外地有些乐趣。

  他一直是个俗气的人,见山是山,见海是海,见花便是花。唯独见了她,云海开始翻涌,江潮开始滂湃,昆虫?#30007;?#35302;须挠着世界的痒,连这个令他恐惧的世界都弱化了。

  夏天养成了一个习惯,每天晚上躺在床上翻看手机里和安静今天拍的照片,?#31354;?#37117;一遍一遍地看,这样等到零点照片消失,他和安静的每一天就刻在了他的脑海里,他想他大概是爱上这个女孩了。

  “跟我去一个地方。”在他词不达意地向安静表白了之后,女孩弯眸一笑,对他这样说。

  于是他们随着人流上?#35828;?#38081;。

  他们到了一栋?#29992;?#27004;前,安静径直走到一?#35753;?#21069;,拿出钥匙准备开门。

  夏天注意到,她的手竟然在微微颤?#21486;?#35797;了好几次都打不开那?#35753;擰?

  很快他的疑惑就被解答了。

  门开了,客厅的沙发里坐着微微有些发福的?#24515;?#30007;人,电视里播音员念得?#32456;?#33108;圆,远处厨房里有瓢盆叮咚响,空气中洋溢着晚餐的香气。

  安静慢慢走到男人身边坐下,纤手覆?#22799;?#20154;放在膝?#31995;?#25163;,温声?#28291;?#29240;,你看我带谁回来了。”

  男人并没有理会她,两人都心知肚明。这是扭曲的、重复的世界,除了他俩,其他人都有自己的运行轨道。可是安静没有停,她一声一声地叫她的?#30422;住?

  “爸爸、爸爸……?#20445;?#22768;音颤?#21486;?#22799;天站在一旁,心像被拿去刮了几?#21486;?#20877;拿回来安在他身上一般疼痛。

  “爸,这是夏天,刚刚他跟我表白了。我……我也?#19981;?#20182;,他以后是我?#20449;?#21451;,还会是?#33402;?#22827;……”安静攥着?#30422;?#30340;手说?#28291;?#20320;不是……你不是一直在催我结婚吗,我现在?#19994;?#20182;了……你……你看看我啊爸爸……”

  女孩再也忍不住了,她这些年独自筑造?#30007;那?#36720;然倒塌,泪水决了眼堤倒流进心里,很快就淹没了最后的坚强和倔强。她在夏天怀里哭成泪人,瘦弱的身子随?#25062;?#27875;颤?#21486;?#25163;紧紧地攥着夏天的衣袖,像是落水的人拼命抓住的最后一根?#38745;蕁?

  平素最坚强的人?#35272;?#30340;时候才是最震撼人心的。有什么比爱人在自己眼前失声痛哭,而他?#27425;?#33021;为力,更使一个男人挫败的呢?夏天只能更加?#26151;?#22320;抱住女孩,连安慰的话都说不出。

  因为他知?#28291;?#20182;心底也被同样的痛苦折磨着,他也无比想念他的?#25913;?#23478;人,他仅有的几个知己朋友,这个世界里也有他们,但他们眼里没有他。准确地说,他们在这里,已经不能被称作“人”了。

  可是他面对痛哭?#30007;?#29233;的女孩,如何言说自己同样深切的思念,他搂着打湿他衣衫的女孩,喃喃?#28291;?#22914;果有让你的世界变回正常的方法该多好,哪怕用我的世界来换……”

  和安静分开后,夏天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?#19994;?#22312;床上发?#21486;?#23433;静答应他的喜悦早已被她的泪水冲淡,同时他也发现自己一直极力想掩饰却徒劳无功的——他也很想他的?#25913;浮?

  远在异乡的慈母严?#31119;?#24320;朗活泼的妹?#33579;?#19968;生难遇的友人,曾经?#19981;?#36807;的女孩……所有人都被埋葬入了黄土,他撕心裂肺地掘挖却一无所获,只能看着他们用空洞的眼神看着自己。即使距他们的身体很近,离他们的灵魂也像隔着一层毛玻璃,无法打破。

  夏天放任自己浸泡在积深似海的思念?#26657;?#30452;到眼框内凝滞的景物发生变化,才回过神来。

  那是镜子,摆在床头柜?#31995;男?#38236;子,因为是妹妹送他的,所以他到这个城市工作也带着。现在这面镜子里竟有人影憧憧,夏天惊恐地将镜子拿到眼前,玻璃里同样是这个房间,这张床,?#30196;?#30340;却不是自己,赫然是妹妹正爬上他的床!

  他听见妹妹熟悉的声音含笑说?#28291;骸?#21733;哥怎么还不回来啊……我给他送的镜子他还摆在床头。”

  镜中的女孩蹦跳着去拿镜子,眉眼在玻璃片中舒展开来,那双眼,像穿梭了无数个时空,跟夏天对视上了。


 四、

  今天安静约他去图书馆,又一次。

  安静在魔幻类文学书架前久?#26151;?#36830;不去,最后选了一本《时光之轮》坐到了位置上。夏天亦随着她在那个书架前?#33108;玻?#25351;尖划过一排排或新或旧的书脊,余光?#20302;得?#30528;坐在一旁的安静,窗外泻进来的秋日阳光,在她肩部一闪一闪地跳跃着。

  随意拿本书坐她对面吧,他重新看向书架,那本《时光之轮》的空位相隔几?#38236;木?#31163;,有一本名字?#23567;?#24187;镜》的书,精装的书脊和?#25506;?#30340;封面,?#24067;?#33014;着了夏天的目光。

  这是一本小说,还是一本内容比较玄幻的畅销小说。这是夏天翻看了封面?#22836;獾字?#21518;得出的结论。他翻到首页,作者?#27599;?#20307;字玄乎地写着:

  “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即使此时的你不相信。

  ?#38431;?#26469;到幻镜……”

  吸引人的手段还不错。夏天哑然失笑,决定继续?#26009;?#21435;。可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,小说第?#24509;?#37324;,男主奇异地来到了另一个世界,这个世界……赫然就是他所在的世界!

  “我发现自己来到了这样一个世界,是平行时空吗?我不确定,唯一确定的是这个世界里在日复一日地过着同一天。你能想象吗,除了我其他人都像编好程序的机器。像机器般完成自己那天应该完成的事,那个世界是死的,只有我一个人活着。”

  看着书中男主人公?#38405;?#20010;世界的描述,夏天?#30007;姆路?#34987;揪住了一般,会有这么巧?#31995;?#20107;吗?偶然发现的一本玄幻小说中的世界,居然与他所处的世界相似甚?#26009;?#21516;?他用颤抖的手再往前翻,?#20999;?#26999;体?#21482;?#22312;那里提醒他。

  “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即使此时的你不相信。”

  他觉得自己已经相信了。

  夏天急不可耐地继续?#26009;?#21435;,甚至一目十?#26657;讯?#20313;的东西都跳过。

  书中的男主人公在绝望的时候遇到了女主人公,而女主人公,知道回去的方法。

  “在我的软磨?#25165;?#19979;,她终于肯告诉我回去的方法了。

  ‘我也是泡在图书馆很久之后?#19994;?#30340;方法。’她一反平日的嘻嘻哈哈,认真地对我说,‘我查到的资料显示,这个世界是独立于我们正常世界之外的,却又有些可联系的平行时空,不知名的力量将我们送到了这里。你有没有发现,我们都是9月23日早上醒来发现自己到了这里的,就算来的年份不一,日期却接近?#26009;?#21516;。9月23日,秋分,地球?#25062;?#27963;动最强?#19994;?#19968;天之一,我不知道跟这有没有关系,也许是有的吧。’

  ‘传输都是需要媒介的,我们在两个世界间传输的时候,接触的东西就是我们的媒介,而要想回到正常的世界,需要一个人在恰当的时候——我认为是零点,心甘情愿以牺牲自己为前提,触碰另一个人的媒介将他送回正常的世界,而牺牲自己的人则永远留在了那个?#24509;?#24120;世界,并且像那个世界的所有人一样,是死的,日复一日的。我私下里,把这种方法叫做献祭。献祭自己的人,正常的世界就再也没有他的痕迹存在了……’她一口气说了一串?#21834;?

  听到这里的我不禁打了个寒噤,‘抹去他存在的所有痕迹?那就没有人记得他了吗?’

  ‘也许有的,’她说,话语中?#24615;?#30528;一丝叹息,‘也许那个回去的人会记得他吧……可是就算知道了回去的方法又有什?#20174;?#21602;,不会有这样傻傻?#30007;?#29976;情愿的人的,还是说你就这么傻?’她终于恢复了常态,开起了玩笑。

  她像往常一样笑着,却?#36335;?#22312;暗示些什么。”

  这一段之后,就像所有言情小说的标准情节一样,男主人公因为太爱她,心甘情愿为她“献祭?#20445;?#23558;女主人公送回了正常世界,自己则成了日复一日世界里?#30007;?#23608;走肉。最后出人意?#31995;?#26159;,女主人公竟然是为了利用男主人公才接近他的,回到正常世界之后,女主人公过着灯红酒绿的生活,男主人公却在平行时空中变成了?#31995;?#30340;牵线人偶。

  结尾的男主人公固然悲情,但是夏天的注意力已经不在这里。小说描写的世界与他们所处的世界如此相似,会不会那个回去的方法,也是真的呢?

  夏天的思绪已经无法停留在书页上了,他猛地转头看安静,漂亮的女孩依旧坐在阳光里,一袭白色长裙的她像夏日荷塘里悄然盛放的白莲,似是察觉到他的目光,她抬头?#27492;奖?#19968;抹盈盈笑意,双靥一晕?#22478;?#32418;妆。

  他想起自己当时的呢喃:“如果有让你的世界变回正常的方法该多好,哪怕用我的世界来换。”现在方法自己长腿跑来他的面前,太真实了,简直是为他?#26149;?#30340;剧本。问题是,他会像小说中的男主人公一样,?#35797;?#29306;牲自己来换她?#30007;?#31119;吗?


  五、

  一切都准备?#26151;恕?

  媒介?他详细地问了安静,得知她当晚是睡在房间桌子上,一早醒来就是这个世界了,媒介应该是她的桌子。

  时间?每天都是9月23日,他只需零点碰到她的媒介就?#26151;恕?

  心甘情愿?他想……他是做好准备?#35828;摹?

  这天仍与往常没有两样,对于夏天来说确是极其重要的一天。

  晚上他执意要去安?#24067;遙?#22899;孩用奇怪的眼神看着他,但还是同意了。到了快零点,他将自己好不容易哄睡着的安静抱到客厅的沙发上,给她细心地?#26149;?#34987;子,自己来到了桌?#21834;?

  女孩的桌子上有太多东西,却收拾地很整齐。小玩?#24049;?#25670;件向他招手,贴着的便签上写着“跟夏天大大约会の日程?#20445;?#23567;闹钟则站在桌?#29301;?#28404;答滴答,还有十分钟到零点。

  夏天碰触着桌子,摆弄着她桌?#31995;?#29289;件,?#35753;?#22914;年。

  只有八分钟了,他感觉自己轻飘飘的,像是灵魂?#30001;?#20307;里被抽出一样轻。有效果了!

  五分钟。

  原本应该在客厅睡觉的安静却出现在了卧室门口。

  四分钟。

  为什么第一次见面,她会对一个不知道是不是“活物”的人伸出援手?为什?#27492;?#19981;觉得他是这个世界的人,而径自跑过?

  三分钟。

  为什么不厌其烦地约他来图书馆?

  两分钟。

  为什么那本带着?#27704;?#26041;法?#30007;?#35828;在不属于它的书架上?就在她拿的书旁边?

  一分钟。

  本该睡着?#35828;?#22905;为什么出现在这里,嘴角还带着一丝笑意?

  夏天的表情像是恍然大悟,呆愣着看着面前的女孩,颤抖着声音说,“所以一?#23567;?#23601;像那本小说一样,都是骗局?你根本没有爱过我?”

  ?#23433;唬?#25105;想我是爱你的,从遇见到约会,那些都不是伪装。”安静说,“可是这份爱始终比不过想回去?#30007;摹!?#22905;低着头不敢?#31508;?#30007;人的双眼。

  夏天愣住了?#35813;耄?#32473;自己慢半拍的大脑以反应的时间。旋即,他笑了出来,“没事……本来我就决定为你牺牲了。要不是你,我早就死在了那个想自杀的早晨。”

  “安静,你真的很好,回到正常世界后,不要想到我……不,还是要记得我的,记得在另一个世界还有人爱你就?#26151;耍?#19981;然……真的没人记得我了。”他看着她的眼睛,诚?#19994;?#35828;。

  “安静,”秒针滴滴答答快要追上时针了,夏天趁着最后一丝机会说出一直羞于说出的话,“我爱你。”

  女孩早已泪流满面,她心里开始怀疑自己的设计是对是错,就算回到正常的世界,还会有这么珍惜她的人吗?过去的滴滴点点在她脑海里浮光掠影般划过,?#24615;?#30528;两人?#30007;?#22768;、打闹声……

  她哽?#39318;?#22823;喊,“我后悔了!我后悔了夏天!我不要回去了,我们两个生活在这里就很?#26151;恕?

  “真的吗?”

  她?#22303;业?#28857;头,好像有多?#26151;Γ?#22905;话语中的悔意就有多深。可是就在此时,一个东西被扔进她的怀?#26657;?#26159;?#24187;?#23567;镜子,普普通通的,她愕然抬头看向夏天。

  可是来不及了,她感到自己全身上下使不上一点力气,这面镜子像一个黑洞,吸走了她的精力,甚至灵魂。眼前心爱的男人站了起来,脸上是她从未见过的表情,惋惜?怜悯?她一时分不清。

  “小安静,你设计的蛮好,可惜马脚太明显了。”男人说?#28291;?#22899;孩子都这么天真的吗?你以为那本你故意放在那里?#30007;?#35828;写的是我的剧本、我的人生?永远不要小看人心啊,那个作家写的东西,你真的就毫无保留地相信?你注意到了吗,小说名?#23567;?#24187;镜’,不是境界的?#24120;?#21364;是镜子的镜。我往这个方向查,发现这里是镜子里的世界,而每个人来这的媒介只能是镜子。你难道没有在你的?#25343;?#38236;子里看到过正常世界吗?简直不敢相信设计我的人会这么单纯,我碰的桌子根本不是你的媒介,你却哭得跟我为你牺牲了一样。”夏天?#21019;剑?#25671;摇头像是不相信这个处心积虑接近自己的女孩会真的算错了这一步。

  “对了,你怀里的镜子是我的媒介,之前在你心里,回家一直是排在爱我之前的吧?这样可不好哦。演一出戏,骗你完全爱上我,心甘情愿为我献?#28291;?#36824;真是废了不少心思。”

  她那双曾拯?#20154;?#30340;眼睛遽然收缩,不敢相信,可事实?#24509;?#26159;如此吗?而且她又哪来的不敢相信的立场,先心怀不轨的,是她啊……

  “现在,再见?#21486; ?

  安静的视线已经越来越模糊,耳边夏天的话却仍回响地清清楚楚,和着零点的?#30001;?#19968;字一句敲击着她的耳膜。她最后一次看向他,隔着朦?#23454;納春?#26230;莹的泪。

  随后,她站的?#25163;保?#30446;光空洞,像一具行尸走肉。


  六、

  这一次夏天是被闹钟?#20013;?#30340;。他一反往常赖床的习惯,一个哆嗦跳了起来,第一时间去看日期。

  9月24日!他激动地热泪盈眶,呼出一口气跌坐在床上,劫后余生的感觉随着新鲜甜美的空气充斥着他的?#25105;丁?

  他真的从那个世界回来了,激动之余,夏天略带无措地看着自己的双手,目光又转向床头放着的镜子,一切如常,房间内阒静无声,无人解答他心中的疑问。

  夏天慢慢撑着手站起来,恍恍?#20415;?#22320;?#35789;?#21507;饭,背上公文包去上班。在地铁?#23548;?#30340;人群里,他突然就想起那个女孩来——那个可爱甜美的女孩,那个他爱过却不择手段欺骗她的女孩,现在世界上只有他记得她了。他不敢去安静?#25913;?#23478;求证,只想让这个明媚的女孩就这样埋葬在他心里。

  他在正常世界的人?#27721;?#27969;中闭上眼睛,放任自己想着安静,一?#24067;?#21608;围的人声鼎沸都?#36335;?#31163;他远去,他在一片静谧中想这一件事,这一个人。

  初见安静的时候她像一道光,和她身后的朝阳一样闪闪发亮。没想到却是她计划中的遇见。

  骗他去图书馆,让他看到那本书的安静,在秋日的阳光下盛开成一朵莲花。却不曾想当时各自心怀鬼胎。

  命?#36865;?#20182;们简单的生命?#20889;?#25554;了太多杂质,使一?#38405;信看?#30340;爱情变了质。

  突然,像触电一般,有个想法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,快到他差点抓不住。

  那本书……一本被认为是玄幻小说的书,怎么可能正好和他所处的世界一模一样?不是亲身经历是不会写的那样真实的,难道是另一个去过那里的人写的?

  可是男主角的经历怎么会和他相差无?#31119;可踔亮?#31934;装的书脊和?#25506;?#30340;封面,都是他?#26377;∠不?#30340;类?#20572;?#31532;一时间就胶着了他的目光。

  那本书出现的如此巧?#24076;?#31616;直像长着腿跑到你面前来。如果没有那本书……夏天光想想就脊背发凉,如果没有那本书,安静不会发现回去的方法,他亦不?#26657;?#20182;们俩将永远被困在那个地狱一般的地方。

  甚至如果里面女主角不是带着目的去构陷男主?#29301;?#23433;静是不是也不会萌生设计他的想法?如果那本书的结局不是那样,不是男主角为女主角献祭了,安静是不是也不会引导他去看那本书?

  太巧合了,一切都好像是冥冥之中有人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,当他们稍有?#36864;?#21629;不一样的举动就大手一挥,送上这一本书来,继续?#20495;?#21629;运之后的走向。

  一番查证之后,这本书竟然从?#27425;?#19990;,这个世界上还不曾有过这样一本书。作者在哪里?何时写成?书又怎样存在于那个世界。

  不对,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完全相同。如果这本书不存在,那么那个世界也不会存在。

  去过那个世界的人,经历他们故事的,除了安静和自己,还会有谁?

  回到正常世界的,能写这样一本书的,现在,只有自己。

  夏天不曾相信鬼神,可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一个结论——这本小说是他所写,或者说,是他应该要写的。如果他现在不写,或是将剧情写的不一样,一切都将天翻地覆。也许是安静不曾发现那本书,也许是安静看完之后弃之?#30385;錚?#20063;许是他之后不能反将一军……如果他现在?#21019;?#19968;?#21073;?#24179;行世界的他就可能永远被困在幻镜里。

  在人挤人的地铁上,他好似被塞进了一个?#25199;?#40060;罐头,秋日的阳光依然热?#19994;?#28888;烤着他的周身,冷?#24618;?#24448;外钻,很快就?#35789;?#20102;衬衫。他用颤抖的手从公文包里翻出手机,哆哆嗦嗦地在文档里打字,一个拼音又一个拼音敲出来。

  “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,即使此刻的你不相信。

  ?#38431;?#26469;到幻镜……”

极速时时彩app下载
赌场扑克 世界著名股票指数 双色球的点位计算公式 互联网彩票大奖兑奖 股票融资还款时间 江西多乐彩今天开奖号 山东群英会彩票 爱拼彩票游戏 吉林快三和走势图 微信彩票怎么买